2023(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txt全章节阅读

TT

“这卸女房中术,那可是有关于一个人一辈子的性福呀,咱是个男人对这调调儿自然是非常想往得很,如能学得上手的话,这辈子岂不快活儿了。”


他只想把这房中之术学会,于那修真养性之于不屑一顾。


老道呵呵一笑,道:“你小子倒蛮诚实的嘛。”


确是喜欢他的直言不讳,有什么就说什么。


这话真乃说到他的心坎中去了,如何叫他不开心的了。


小说

加之他久处孤居,难得有个人陪他说说话儿,心情分外的不同。


“道长你别顾着笑的呀,对于我的请求是否允应了?”


“你认为老道会允应你吗?”老道仍是含笑而道,既不答应,也不拒绝。


苏自坚搔了搔头皮,“这个……这个可就不得而知了,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可猜不出来。”


“那么你学来何用的呢?”


苏自坚沉思一下:“用处……”


一时到没想过其他,不禁给他问住,思索良久无语。


“怎么?”一双精明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眼中尽是别意用意。


“这用处咱到没想过,因为我只知这玩意乃卸女之术,修身之道,想必于那身心健康大有好处,所以才要学上一学。”


老道闻语把头轻轻地点了一点:“这话讲得到蛮有几分道理。”


“我说老道爷呀,你心里的意思是怎样想的,真的要把那玩意带进棺材里吗?怎说也要觅个传人呀什么的吧?”


先不说自己想学,却一个劲儿的说不传则是要失传不可,用意十分的明显。


而所说的又是实情,你老道非得传我不可。


老道呵呵一笑,道:“就你所言,我老道是非得传你不可了。”


“你老道真舍得把它带走?”


不答反问,狠狠地将了老道一下。


老道哈哈大笑:“小子!你这嘴蛮厉害的嘛。”


“这么的说来老道爷是答应收我为徒了?”苏自坚欢喜笑道。


老道摇了摇头:“老道可以传你一点东西,至于这拜不拜师的那就不必了。”


苏自坚甚是不解:“这是为何?”


“我说你是要来学东西的还是盘根问底来的。”


老道横了他一眼,脸上有不悦之色。


“好好好,我不问就是了。”


心想你老道传那玩意给我就可以了,免得拜师还得叩头,能免就最好了。


老道起身从一个老香炉底下拿出一个破旧的书本交给苏自坚。


他接过一看,上面写着几个褪色淡黑的字迹“卸女修身杂谈”六字。


翻开一看,不仅有字还有图形显示。


翻到最后还有跌打破伤论。


也即一些跌打伤痛,伤风畏寒之症均能以草药煮汤服用,达到祛病健身之功效。


“这是……”苏自坚看着老道不知如何发问才是。


“这部卸女修身杂谈就交给你了,其中一些秘修之道得你亲身体验才能印证效果,我呢就不多谈了,你自个儿看看深究便了,至于后面的跌打破伤论老道可在这段时间里一边教你如何采药,用量,煮法等慢慢传你。”


“为何卸女修身杂谈不能教我?”苏自坚不解。


老道呵呵笑道:“老道是个男人,如何陪你作那调调儿,这事儿你得跟个女的来静修体验吧。”


苏自坚这才明白是怎一回事,也是不好意思。


“老道!你一个修身养性,隔世独居的人怎会有这种东西?”


“卸女修身乃道家不传之秘,老道昔年偶遇奇人所得,现在便把它留给了你,也算是不让它失传于世吧。”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接着老道把一些骨伤骨折,包扎接骨。


贴药外用内服,伤风之症状,用药用量,一一的传授。


自此之后,苏自坚便在山上陪着老道上山采药。


采了回来之后替李大雄接骨。


现在有个现好的机会让他习练。


而且山上的草药甚多,要一一识来非得多费些时光。


其他村民在白天都回去了,而李大雄的腿骨还好不了这么快,这一住就是二个多月。


在此期间苏自坚差不多已是把跌打伤内论给读遍。


也经过演习,让他增加了不少常识。


这天,一觉醒来,俩人找不到老道的人影。


也不知他上哪去了,一连三天都没见他回来。


跑到山里找遍了也找不到人影。


怀疑他被困在哪个山沟里了出不来。


俩人都是大急,可又实在找不到人。


李大雄的腿骨也好得差不多了,数天之后俩人结伴而归。


村里人人欢喜,有人宰杀了一头猪来庆祝。


这酒自是免不了要大喝一顿了。


粮所的事儿由老张头说了算,有人来运粮装卸他另派人手来装运。


只说苏自坚另有要事,上面派下来的人也不多问。


苏自坚急于要印证卸女之术的妙法,向老张头请了个假。


说是下来的时间久了有些想家。


要回去一趟,老张头信以为真批准了。


刚好有班车路过,上了车回到小镇上。


眼看天色渐黑,来到王荑荑的客店里。


客店没啥生意一个客人也没有,她早早就关了店门。


洗了澡待在房里开着收音机在听音乐发呆打发时光。


苏自坚悄悄地开门走了进去,却听得她幽幽地叹了口气。


不觉问道:“怎了?”


王荑荑吃了一惊,哪想到会有人闯进她的卧室里。


转身一看,不禁轻轻地惊呼了一声,起身扑进他的怀中。


一边捶着他的胸口,一边骂道:“你个死鬼跑哪去了,去了这么久了也不回来看我一下。”边说边吻着他,连个说话的份儿都不给他。


苏自坚也顺势搂住了她。


王荑荑尝过苏自坚给她带来的甜头。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7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