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道题就插一支笔怎么办:老公在洗澡我被领导干

TT

那女子欢声而道,微步上前。


“我这是在哪呀?”


酒后醒来头脑不仅有些不清晰,还有些头疼。


“这是我家呀!”那女子看着他笑了笑,一脸的调皮之色。


“你家?”苏自坚微皱着眉头。


这女子没把话讲完,搞得他不知要如何的相问。


小说

“呵呵!我爹是村长张德胜,你现在是在村长家里。”


她接着盈盈笑道:“我叫张春花。”


说这话时,脸上的笑意甚浓。


“你救了我还没感谢你呢?这可多谢了。”


苏自坚怔怔地看着她道:“那……那个女子是你?”


意思则是讲被王天水抓住那女子是她之意。


张春花点头嗯了一声:“想想这事就叫人害怕,这王天水二年前杀了人就跑进深山里躲了起来,谁也想不到他有胆子跑进村来抢人,如果不是你在这村里的话,我只怕就给他……给他那个了。”


苏自坚看着她沉思一会,由于跑得匆忙,根本就看不清楚她的面容。


现在一看,这山水还真是养人!


“干嘛这样看我!”


张春花这话一出口,登即想起什么似的。


一时面红耳赤,微微地把头垂了下来。


“哈!这一睡呀就睡到了中午,得回去工作了。”


转身欲行,张春花却把他给叫住了。


“你别忙着走,我爹和张主任要和你一起吃早餐呢?”


俩人走了出来,只见老张头和村长张德胜在喝茶等着他。


三人吃过之后,别过村长俩人回到粮所。


老张头道:“我说小苏呀,这人呢没几个是不犯错的,你呢那已前的事儿大家也就不再提了,现在你在村里算是长进露了脸,以后可别让大伙对你失望了。”


这话说了之后,分明是叫他别再跟在县城那样乱搞女子。


这生活作风可是一大问题,人一旦走错了想要回头真的很难。


现在可是有个大好的机会,千万别错过了。


苏自坚道:“向主任保证,绝不会再犯错了,一定好好作人。”


话虽如此,这人性乃一大事儿。


有时真要忍得下来实在不易。


一想到欧雁梅与王荑荑的好处,心头不禁一热。


“还去钓鱼不?”


老张头大有深意地看着他,脸上那极具用意的笑容似在看穿了他一般。


“昨天也是凑巧得很,我也没想到她们会到那洗澡。”


苏自坚急急辩解,自己不是有心要偷看人家洗澡。


“这样就好。”他哼了一声。


老张头走后,粮所有车过来装运粮食。


苏自坚过来帮忙清点作下笔录,完后又是没啥事可干。


到得晚上,他正要自己烧火煮饭,却有村民走来请他去喝酒吃饭。


苏自坚原本不愿去,却见人家极是盛情。


放下手中的铁锅,陪那村民一起去了。


这时,有人提议上山去打野猪。


山村野岭的野猪时时下山来偷袭粮食,搞得他们头疼,顺便打了野味来吃。


准备了粉枪,还有刀。


大家都见苏自坚的身手好得好奇,有意邀他上山打野猪。


早有人向粮所老张头替他请了假,次日一早大家作好准备就朝山上进发。


可谁曾想,意外来了。


一位拿枪的村民,射击到一头野猪的后腿上。


野猪发狂,一下子就把他给撞翻在地上,张着两个长长牙齿就咬下来。


说时迟,说时慢。


只听得呼地一声响,刀光闪落!


苏自坚举刀就狠狠地斩落下来,一刀就斩在野猪头部。


只觉双手一震,刀柄脱手。


野猪四肢挣扎一会就此不动,一命呼呜。


回到村里一下子就轰动了起来,数位村民都大吹特吹,苏自坚如何如何的厉害。


宰杀了野猪,老张头等数位粮所的人也被村民邀请来一起享用野猪肉。


大家对苏自坚不免另眼相看。


老张头暗道:这小子如果不是生活作风有问题,到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呀!


酒饱饭足,各自回去歇息。


自此在村里苏自坚自有一定的人气威望,说起话来多少具有一定的份量。


这天,老张头到仓库来找苏自坚:“前些天你们去打野猪那个村民陈大雄的腿断了发痰,现在正痛得很,这大山山观里有个老道士会些医术,大家想把李大雄抬到山观请他医治,这山路不好走不说,大家又怕遇上个啥事什么的,有你去了一起帮个忙也好叫人放心些儿。”


“主任放心好了,这事儿我答应了就是。”


放下手中的活儿,跑到村里只见大家正在等他。


村民把一张椅子绑在两条竹杆上,四个人抬着。


这么抬着一个人,在山里行动缓慢,也没能走上多少路程。


眼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找了处遮风避雨之处停下歇息。


次日起来,抬起那村民就继续行走。


到了中午时分,一个村民欢声说道:“啊!就快到了!”


远远望去山的对面有个山观的影子。


虽说是快到了,这一走了下来却也有二个小时之久。


苏自坚近前一看,说是什么山观,却是一个道士香火之地。


而今山观只有一道上了年纪的道士在修行,一身补了又补,缝了缝的衣服洗得到是蛮干净。


道士银须白发,看不出有多少年纪。


据村民说这个道士至少有百岁之上,而他满面红光,皱纹中极具精神。


一点都不像是一百岁的人。


一见村民们的到来,道士有些愕然地看了看苏自坚一下。


一声末响,把受伤村民腿上绑着的纱布解开。


用清水洗净,从内端出十多个瓷瓶。


倒出药末在受伤的部位,喂他服下几粒药丸,不到半天就退烧了。


夜晚行动不便,村民们自然留在此处中休息。


苏自坚陪着老道闲坐喝茶。


“道爷,看你医道高明得很,怎不开个草药堂呀什么的,这样岂不是好。”


“老道乃修真人也,于那世俗繁杂碎事无心于顾。”


“你一个人拥有这么好的本事,不找个传人什么的传了下去,将来归天之后这些本事岂不失传了。”


“老道也没啥本事,也就这治治腿伤呀什么的,再就是有一本卸女房中术,乃采阴补阳之密法修行之道,这玩意失传就失传了,也没啥可不可惜的。”


老道微微地闭着双眼。


苏自坚多少有点文化,卸女房中术倒是听得明白。


心中不禁一喜,如果这老道要是把这玩意传了给我,那老子可就性福死了。


“道爷就没打算要找个传人吗?”


有些,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儿变了。


“有关传人一事,可遇而不可求,能传就传,不能传那就……”


话儿说到这儿,忽地停了下来。


这意思非常的明显,没有传人的话自然就失传了!


苏自坚心情激动的扑通一下跪在老道的面前。


朝老道拜了一下!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5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