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送上一个又一个巅峰:有一个女同学下课做我的座位

TT

题记


此时正是盛夏的三伏天,午后的阳光刺眼而灼热,炙烤得大地呲呲地冒着热气,空气仿佛也不流动了,整个大地就像被扣在一个大火盒子下面,地面上发出丝丝的烧焦的味道。


简陋破旧的安家院落里,更是安静的可怕,整个院落里没有一点儿声音,安德海的父母都去地里干活了,年幼的弟弟也跟着父母亲上地去了,院子里只剩下安德海一个人。


十四岁的安德海焦躁不安,他不停地在院子里来来回回地徘徊,最终他下定决心,自闺净身。他咬了一下牙做好了最后的决定。


小说

安德海还是不太放心,他怕上地干活的父母或者弟弟回来,坏了他的大事。他又打开院门,朝外面仔仔细细地瞧了一番,确信院子外面没有人,他才把身子缩回来,吱呀一声,关上院门,插上门,又使劲拉了拉门,确信没有问题。


此时的安德海已经满头大汗,不知道是内心焦灼引起的,还是天气炎热引起的,也许是二者兼而有之.


安德海双手抡起袖子,左右开弓,把额头上的大颗汗珠胡乱地擦了一下。他站在太阳底下,根下自己的裤子那小鸡鸡竟然直撅撅地翘了起来


安德海试图把它按下去,可是,他越用手按,越没有任何结果,它越不倒。安大海急了,他试图把它再次按下去,可是仍然无济于事。他本想和自己的“宝贝”一男人的象征物做最后的告别仪式,可是,事与愿违,它竟然不理解安德海的心思。


安德海心想,也许是天意难违,老天可能不愿意让他小小的年纪自去做太监,既然天意难违自己也就不再为难自己了。就在安德海放弃自闻想法的时候,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却突然自动地软了下去。


看着“宝贝”软了下去,安德海释然了,他坚定了信心,鼓起勇气,决定自闻.


安德海提起裤子,来到堂屋里,对着安家列祖列祖的牌位,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来,心里默默地祈祷:列祖列祖,不肖子孙安德海,为了摆脱苦海,混出个人样来,让父母弟弟过上幸福的生活,今天大胆自阉,甘原到宫中去做太监。从此不能为安家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罪孽深重,请列祖列祖饶恕不孝子孙安德海,保佑我闺割时一刀成功。


安德海祷告完列祖列祖后,来到自己睡觉的屋子里,他慢慢地躺到在自己睡觉的炕上,拿过事先准备好的麻绳,把自己的两脚死死地捆绑起来,防止自己在自闺时,疼痛难忍,伤了伤口。


捆绑好双腿后,安德海拿过早已磨得逢利的镰刀。他还是不放心,又试了试镇刀的逢利程度。他拿起来一块布,轻轻地在镰刀上试了一下,这块布很快就成了两截。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