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换着玩,车车超细描写开车很猛的

TT

安德海把刀放在身边,又拿过一把自己早已在山野里采摘了晾干的野蒿草。听他母亲说,这种野蒿草点着一烧,放出的的香气,人闻一下,就可以使人忘记疼痛。其实这种野蒿草的功能就相当于现在的麻醉剂。


安德海又把早已准备好的一盆放了盐的热水端过来,听父母说过,盐可以消毒,所以在热水中事先加好了盐。准备工作就绪后,安德海再一次把裤子褪到脚踝处。此时,男人的“宝贝”又直立起来了。安德海用一款干净的布,放在热水盆中,湿,把自己的男宝轻轻地、认真地擦拭了一遍。


男宝被热毛巾一擦,安德海顿时浑身变得娱热起来。他朦膜胧脑地渴望着什么,虽然他只有十四岁,没有经历过男欢女爱,但是他在大人们的打情骂俏中听说过,那是一种非常快乐和幸福的事。如果今天自己一镰刀下去,自己从此再也永远不会体会到那种自己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愉说的人生快乐了,他有点后悔,自闻净身的想法开始动摇了


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他不争气的男宝居然又站了起来,好像和他斗气似的。那样子雄判扎气昂昆,好像要封刑场,却又临危不惧,视死如归.


小说

安德海左右为难,一边看着手中明晃晃的镰刀,一边看着自己的男宝,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刚才的那份自阉的英雄气概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了。


安德海开始打退堂鼓了,他把明晃晃的,已经被自己磨得锋利无比的镰刀丢弃在了身边,准备起身解开绑住脚踝上的绳索


“哥,快开门,爹娘回来吗?


突然院门外,弟弟把门住的院门拍得山响,比自己小几岁的弟弟一边擂门,一边大声喊叫。


安德海一听弟弟的喊声,突然来了一股勇气,自己答应弟弟,让他照顾好自己的父母。他要干一番大事业,去挣大钱,让爹娘和弟弟过上幸福的生活


现在就是自己实现理想和抱负的时候了,还在犹豫什么


没想到弟弟在紧要关头的一阵擂门声,坚定了他自阉的信念。他牙一咬,心一横,重新拿起身边的刀,对准自己的档部,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男宝,伸出另一只手,攥住倔强的、昂着头颅的男宝,用拿着镰刀的这只手,双眼一闭,狠命地割过去


安德海惨叫了一声,就昏死了过去,他的两腿间,汩汩地开始流血,那个象征自己男性的宝贝瞬间跌落在双腿


安德海直挺挺地躺在坑上,失去了知觉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