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时戴套了还流出了液体 女人被暴躁C到高潮容易怀孕

TT

“唉。”另一个女孩苏薇薇叹了口气,“但是你们不觉得,这个玩笑开过头了吗?而且,玩笑玩笑,得当事人觉得好笑才是玩笑……”


不然就是恶趣味了。


当然,后面这一句话,苏薇薇没有说出来。


宋语汐撇了撇嘴,脸色有点难看。


虽然今天确实是玩得太过头了,但陈域也不该这么说她吧?


从小到大,自己哪受过这样的委屈?


就这样还说追她呢,简直就是个渣男!


小说

“薇薇,你说什么话呢?你是语汐的朋友,还是陈域的朋友,怎么尽帮着他说话的?”李芳有点气不过。


苏薇薇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不是帮陈域说话,我只是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


“还说不是帮陈域说话!”


“我真没有……”


一路上,宋语汐都没有说话。


她总感觉,今天的陈域,忽然变了个样。


以前,别说是用这么重的话说她了,哪怕是她皱一下眉,陈域都要心疼得不行。


难道,今天自己真的太过分了吗?


想想也是,男人最爱面子了,而自己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脸……


宋语汐连忙甩了甩头。


不行不行,不能这么想。


她有什么错?


陈域不是在追她吗,要是连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住,那还谈什么追?


他不脱颖而出,自己怎么注意得到他?


嗯,一定是这样的。


宋语汐决定给陈域一个台阶下,只要他好好给自己道歉,并手写一份3000字的检讨书,那她就……勉为其难地原谅他!


……


陈域在街边等着他,一边等,一边看着手机。


炸天响的轰鸣声逐渐靠近,陈域老远就看到一辆贴着五彩串灯的摩托车急速驶来,接着一个漂移,停在了陈域不远处。


车上一个黝黑的健壮少年,眯起了近视眼,从陈域身上扫过,皱了皱眉,然后移向别的地方。


陈域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好一会儿,他才低下头,拿起手机,手指微动。


陈域立马收到了几条消息。


“不是哥们儿,你又鸽我?”


“宋什么汐原谅你了?”


“算了算了,你去吧,不用管我的死活。”


陈域:“你瞎呢?”


“**!你不仅鸽我你还骂我?”


陈域把手机揣进兜里,迈开腿朝他走了过去,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被吓了一跳,差点人仰车翻。


被“鸽”了的他本来在气头上,现在直接点燃了导火索。


“**哥们,你找茬呢?”


“你也不去育才街打听打听,你一中顾猛哥是什么人!”


猛哥?


陈域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顾萌萌?”


黝黑健壮少年的表情瞬间龟裂。


是的,他就是顾萌萌,陈域最好的铁哥们。


据说是因为他妈喜欢女孩,所以取了这么个名字。


小时候他因为这个名字被欺负,陈域帮了他不少,后来也成就了两人的友谊。


过了好一会儿,顾萌萌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下巴几乎掉到地上。


“**!你是!陈域那王……”


顾萌萌立马噤声,上下打量了陈域好几眼,下巴几乎要掉到地上:“**!陈域你整容去了?”


“不对,下午咱俩还一起回的家,你哪来的时间整容……”


“剪了头发,摘了眼镜,换了身衣服,就这样了。”陈域解释了一下。


顾萌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难怪难怪……”


他也没太纠结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来,兄弟,上车,带你去个地方。”


陈域刚想上车,看到那闪闪发光的小摩托,陈域嘴角抽搐了一下。


“你这是什么玩意儿?”


顾萌萌拍了拍自己心爱的小摩托,炫耀道:“自己改的,炫酷吧?”


陈域:“……你开心就好。”


在震耳欲聋的摩托车轰鸣声中,陈域被带到了江边大桥上。


顾萌萌打开小后备箱,拿出一小提罐装啤酒。


“来,哥陪你喝酒!”


“一醉解千愁!”


……


扔掉最后一个空易拉罐,看着已经有点迷糊的顾萌萌,陈域道:“今天就到这吧。”


顾萌萌甩了甩头,迷离的眼神顿时清醒了几分,他点了点头:“也行,你早点找那女的道歉,说不定她还能原谅你。”


陈域抬了抬眼皮:“我为什么要找她道歉?”


“真不去?”


“要去你去!”


“**我才不去,我不喜欢那种蛇蝎美人!”


话说出口,顾萌萌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过看陈域好像也没什么反应,顾萌萌也就放下了心。


“你想好了?你再不去哄哄她,说不定她就再也不理你了。”顾萌萌试探着问。


虽然他觉得那个女人不行,也不想陈域去找那个女人,但同样的,他也不想陈域懊恼悔恨一辈子。


毕竟陈域爱惨了宋语汐,是大家都公认的事。


陈域摆了摆手:“不了,我想通了,当舔狗没有好下场,以后,我都不会再追她了。”


“尊嘟假嘟?”


“真的。”


“哎呀**,这叫什么?老天开眼你开窍啊!”


顾萌萌打心底里为陈域感到高兴!


作为陈域最铁的好友,他再清楚不过了,那女的压根就没把陈域当人看。


“不行!”顾萌萌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我得再去买几瓶酒庆祝一下!”


“别买了,明天还得上课。”


虽然顾萌萌还有点意犹未尽,但也只好说道:“那行吧。”


顾萌萌还要骑车,看他这状态,陈域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还是自己上了。


他一个心理年龄三十多岁的人,骑着这辆闪闪发光、要多吵有多吵的摩托,无奈极了。


把顾萌萌送回家,陈域才自己走回来,好在没多远的距离,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


到了家门口,他拿出钥匙,小心翼翼开了门。


爸妈的卧室门紧闭,想必是早就睡了,但客厅的灯还开着,特意为他留的。


上一世的自己,得知患了癌之后,就自己出去了,断了和他们的联系,就怕他们为了自己的事伤心。


重活一世,他不能再这么不懂事了,这一辈子,他只珍惜值得珍惜的人。


想到这里,陈域放轻动作,去阳台找了套干净的睡衣,洗了个澡,到床上倒头就睡。


今夜的他,睡得格外香甜。


……


回到家,宋语汐洗完澡换好了睡衣,将湿发都拨到一侧,用毛巾轻轻擦拭着。


她拿起顺手拿起正在充电手机,看了一眼,愣住。


预想中陈域的“道歉轰炸99+”并没有。


他连一条信息都没有发过来。


“哼!”


宋语汐把手机重重放回桌子上。


这下子,她是真的生气了!


说她是屎,还不道歉?


陈域到底还想不想追她了,当她是什么?


宋语汐不断安慰着自己,陈域对她来说也不是多重要,她身边的追求者一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这么想,宋语汐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心里才好受点。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时不时看一下手机消息,直到抱着手机沉沉睡了过去。


……


翌日清晨,陈域被闹钟吵醒。


这个时候,爸妈应该在外面散步,而他也到要上学的点了。


收拾一番,他拎着书包出了门。


他骑上自行车,顺手路上买了笼牛肉包子和一杯豆浆当早餐。


踩着早自习的**到了教学楼,刚要进教室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往后退了几步,向走廊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宽松校服T恤、扎着丸子头的女孩,正面对着一道白墙自言自语。


她的身影,跟在他生命中最后几个月照顾他的那个女孩逐渐重合。


熟悉的声音,添了几分稚嫩。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转学生夏小念,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诶?这样会不会太简单了?”


“咳咳,大家好,我叫夏小念,是新来的转学生,我今年十五岁,很高兴跟你们成为同学!我……唉,后面要说什么来着?”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