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小雪被教练疯狂进入,女友闺蜜的第一次很嫩很紧

TT

前世,她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以为是她和宋家的算计得了逞,可其实,从来都不是。


裴时瑾语塞,脸颊的轮廓绷紧几分。


小说

沈嘉柠收回视线,温声道:“这个位置绷带容易蹿位,我在腰上帮你缠一下,你坐起来一点。”


裴时瑾沉默着照做,只是视线始终落在沈嘉柠身上舍不得移开。


他贪恋这种温柔…贪恋她会为他担忧的模样......


哪怕明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却还是忍不住沦陷。


沈嘉柠没想更多,扯出很长的一段绷带,绕在他腰上,可一只手绷带根本递不过来,她靠近几分,用另一只手去接。


裴时瑾浑身僵硬,直到这一瞬,沈嘉柠才意识到这个姿势太暧昧了,就像她抱着他的腰。


霎时间,她的脸颊便烫了几分,整个人也紧张起来,不敢乱动。


她的脸离的很近,几乎快要触碰到他的劲腰。


沈嘉柠喉咙发紧,一颗心跳的飞快,她一直知道他的身材很好,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完美身材。


哪怕前世她从没有关注过,却也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


而如今…男人紧致的腹肌近在眼前......


紧致的八块腹肌呈现清冷的白色,衬衫敞开、若隐若现的人鱼线流畅而精致,修长的墨色西裤随着他的姿势慵懒的挂在腰线上,性感又魅惑。


“好看吗?”裴时瑾黑眸直视着她,低醇的声音响起。


沈嘉柠回过神来,下意识看向他,对上他眼底的揶揄,她慌乱的避开视线,脸颊‘蹭’的一下涨红,滚烫的灼热感从耳朵一直蔓延到脖颈,染上一层淡淡的粉晕。


“还…还可以。”沈嘉柠匆匆接过右手在他后腰递过来的绷带,结结巴巴的开口,一张小脸绯红不已。


“只是可以?”


裴时瑾盯着她泛红的耳珠,眸色幽深,缓缓开口,语气很轻。


沈嘉柠说不出话来,杏眼氤氲上一层薄雾,整个人宛若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


好热......


很快,绷带便绕到第二圈,她一时进退两难。


犹豫了一瞬,眼睛一闭,心一横,沈嘉柠又靠近几分,屏住呼吸将绷带在他腰后绕过。


不管了,死就死吧!


男人身上清冷的雪松香淡淡的很好闻,这会固然被血腥气和药味盖住,可若是离的近了,却还是格外清晰。


沈嘉柠不免恍惚, 前世后来那些年,哪怕她不明真相仍旧恨着他,却不得不承认,她早就习惯了他的存在。


似乎只有他的气息,才让她安心。


可惜,那些朝夕相对的岁月她被仇恨蒙蔽着双眼,她把他当做救命稻草,却又从来没有珍惜过。


想到这,沈嘉柠又失落了几分。


她还真是失败......


几分钟后,她将绷带小心缠好,打了一个小巧漂亮的结:“好了。”


说话间,药瓶不小心被带到地上,沈嘉柠低头去捡,不想头发却刮在了他腰带的扣子上,卡住一缕。


“疼......”


这一动,沈嘉柠吸了口冷气,只得伸手胡乱去解他的腰带。


裴时瑾目光晦暗,大手摁住她乱摸的小手喉结动了动,带着抹愠怒:“沈嘉柠,你到底想干什么!”


沈嘉柠欲哭无泪:“头发......”


恰在这时,密码锁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道吊儿郎当的男声响起:“小叔,西城那个项目你该不会真的打算......”


话才说到一半,裴晏礼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向来冷厉禁欲的小叔,正衣衫半敞的靠坐在沙发上,而他面前,则是一个身材纤细、肤色雪白的女人。


卧槽!


裴晏礼乐了,带着几分痞气,一面退出去一面暧昧道:“你们继续…继续!”


裴时瑾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沈嘉柠满眼茫然:“???”


几秒后,沈嘉柠反应过来,小脸瞬间涨红:“不…不是那样......”


她想解释,更急着把那一缕头发拽出来,可她角度不好,头发丝绷着,根本低不下头,而且裴晏礼已经走了,沈嘉柠有口难言。


裴时瑾这会反倒冷静下来,俯身逼近她,带着些撩拨,声音又哑又沉:“哪样?”


他温热的气息散落在头顶,沈嘉柠想躲,却根本动弹不得。


她不由得红了眼圈,软声道:“你别动…疼......”


女人的声音温温软软,少了以往的冷漠和虚伪,娇俏又真实。


“你…你帮我把头发弄下来。”


沈嘉柠结结巴巴的开口,这会也不敢再去碰他的腰带,生怕玩出火来。


裴时瑾目光幽深,盯着她看了几秒,倒是伸手缓缓替她将卡住的头发细心解开。


透过散落的发丝,沈嘉柠余光能瞥见他修长明晰的手指,轻轻绕动着她的头发,动作很轻,没让她感到一丝痛感。


“好了。”十几秒后,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沈嘉柠轻出了口气,匆匆从地上爬起来。


方才替他处理伤口,姿势不便,所以她便跪在了地毯上,可大概是一个姿势久了,她才起身,便觉得腿脚发麻,当下一个不稳朝一旁跌去。


裴时瑾蹙了下眉心,伸手将她扶住。


沈嘉柠顿了几秒,堪堪站稳,却被握着自己手腕的那只大手吸引了视线。


那是一双很漂亮的手,手指细长明晰,骨节不大,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能看到上面淡粉色的月牙。


触及皮肤,能感受到他指尖微凉,清爽又干净的触感。


沈嘉柠总是忍不住想起,前世,他就那样失去了一条手臂、而后又那样死在她的墓前。


她没动,裴时瑾便也没动。


直到几秒后,沈嘉柠回神,匆匆收回手臂轻声道:“谢谢。”


裴时瑾没做声,忍不住轻轻摩挲了一下指腹,细腻柔软的触感,宛若上好的羊脂玉,让人贪恋,舍不得放手。


“我…我先走了,西城的项目,你千万不能交给宋家!”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