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试过黑人就回不了头的英文 男朋友要再做一次才同意分手

TT

“干妈!”


乔相思出生后,南初便认了她做干女儿。


“快来,给干妈香一个!我的小可怜,这小手挂水都挂肿了!”


乔相思被南初狠狠rua脸,小家伙窒息:“干妈!你太热情啦!我脸疼!”


小说

“Sorry,Sorry!来,看看干妈给你买了一堆吃的和玩的,喜不喜欢?”


乔予:“你买太多了吧,她也不是什么大病,你别惯坏她了。”


南初不以为然,“小孩子嘛,就得宠着。是吧,相思!”


乔相思开心的大眼睛都笑弯了,给南初抛了个wink:“干妈,我爱你,木马!”


“爱你爱你!”南初用手指比着爱心发射过去。


乔相思在一旁给芭比娃娃换衣服,南初把乔予拖出了病房谈话。


“你昨晚在夜总会碰到薄寒时了?”


乔予一愣,“你怎么知道?”


“江屿川说的,他说你被薄寒时灌酒,喝过敏了,让我有空看看你。我说,这个薄寒时也太狠了!他明知道你酒精过敏,还......”


“我没事,已经吃过药了,那一瓶酒,我赚了三万五,我没吃亏。”


南初拧眉瞪她,“你在说什么傻话!你要是运气不好,酒精过敏会死人的!傻子!早知道我就不给你这条赚钱的路子了,你要是不去夜总会兼职,也不会跟那家伙重逢!”


乔予叹息:“是福是祸,躲不过的,没有这次,也有下次,不是吗?”


南初心疼的看着她,“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这六年来,你和他没遇到的时候,他直接把你饭碗给砸了,还让同圈子的公司不准录用你。昨晚只是你和他第一次重逢,他就差点要你小命,下一次再遇到,岂不是更狠?”


她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我现在烦不了那么多。”


“那相思呢?相思的存在,你要一直瞒着薄寒时吗?”


乔予苦笑,“不瞒着,难道要带着相思跟他相认吗?他会觉得,我是在用相思道德绑架他原谅我吧。我和他,在六年前,就绝无可能了,薄寒时的性格我最清楚,谁都可以背叛他,但唯独我,我若是背叛了他,他没S了我,已经是手下留情。”


南初后背发凉,“这男人,也太恐怖了吧!”


乔予却习以为常,“他一向如此偏执。爱一个人会爱到骨子里,恨一个人,也是恨的不留余地。”


六年前,乔予在酒吧打暑假工兼职,被一个酒鬼客人摸了下手,薄寒时知道后,把那人拖到暗巷里,折断了那人的手。


乔予怕对方记住薄寒时,会报复薄寒时,抱着他的腰哭着求他停手。


要不是她阻止,薄寒时就是把那人打死,她也不奇怪。


后来,薄寒时就不准她再去做兼职了,把她被那酒鬼碰过的手指,放在水龙头下冲了多少遍才罢休。


直到手指搓红了,薄寒时才放在唇边吻了吻,像是对待珍宝一般。


那一晚,他更是占有欲爆棚,把她抵在床上全身上下亲了个遍。


他说:“乔予,别再让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碰你,我会受不了。”


他就是那样偏执的人啊,爱到极致,恨到极致。


“初初,我害怕他会把相思从我身边抢走,用相思来报复我。”


南初一惊,“他这么变态,还真能干得出来!”


说着,南初手机就响了起来,是社里打来的。


“喂,总编?”


“你死哪去了!薄寒时的绯闻都冲上热搜第一了!咱们社这个月的大独家又被对家抢了!”


薄寒时的大独家?


挂掉电话后,南初立刻点进微博。


热搜第一:“薄寒时宋依依订婚!”


这条后面直接跟个【爆】字。


“握草!什么鬼!”南初震惊的直接爆了粗口。


乔予还以为是她社里出了什么事,“怎么了?”


南初把手机递给她,“薄寒时的大新闻,你看!”


宋依依,乔予不认识。


不过......


“他订婚了啊,很好啊,祝福他。”


南初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乔予,试图在她脸上找到难过的情绪,可乔予脸上平静,一点异样也没有。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你这......根本不像是正常反应啊,你以前跟薄寒时爱的死去活来的,为了他不惜对抗你爸,你现在......”


乔予扯唇轻笑,“应该要有什么反应才算正常啊,我哭的话,薄寒时也不会回到我身边啊,而且,他能订婚,代表打算忘记过去,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也许他订婚后,和现在的未婚妻打的火热,就忘记报复我了。”


南初嘴角轻抽:“也是哈,这个想法不错。”


南初被总编催着回社里,着急忙慌的走了。


乔予从病房外进来。


乔相思问:“妈妈,你眼睛怎么红了?”


“啊?被风吹的,这医院的冷空调,打的太足了,相思,你冷不冷?”


很快,乔予岔开了话题。


“不冷!”


可乔予,却走神了。


倒水给小相思喝的时候,打碎了一个杯子。


......


晚上,谢钧值夜班。


乔予拜托他帮忙看下孩子,又去了浮生夜总会做兼职。


病房里,小相思饿了,从干妈带来的大袋子里找零食吃,结果翻到了一本卷着的杂志。


干妈是做记者的,杂志应该没手拿了,顺手塞进袋子里的。


小相思没事干,就把那本杂志翻了出来。


她今年六岁,还没上一年级,认得的字不多,但是乔予也教了她不少简单的字。


“时、代、周......”


“刊”字不认识,小家伙挠了挠头。


不过,这个封面上的叔叔,真帅呀!


比谢叔叔帅!


相思大眼睛一亮,奶白的小手指点着杂志上的男人:“这个配妈妈,刚刚好!”


到了晚上九点,相思都快把杂志翻烂了,妈妈还没回来。


她一个人在病房,待的有些无聊,掀开被子,拖着小黄鸭的小拖鞋,出了病房。


谢钧叔叔说,他在二楼,要是有事,就叫护士阿姨带她去找他。


她正要去服务台找护士阿姨,就看见一个英俊的叔叔站在玻璃窗前,正在打电话。


她左看右看,差点惊呼!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