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莹的性荡生活第29章的介绍:我洗碗时在厨房要了我

TT

陈韵初足足盯着他看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局促的抬手试图挡住额头上的伤:“没......不小心磕的。”


沈时景迈开长腿,坐在了长椅的另一端,冷清的眸子没有聚焦的看着前方:“满脸的血,哪里像磕的?没人管你?”


“没事......习惯了。”


陈韵初心头升起了一丝丝暖意,他是第一个关心她的人。


说习惯了,也是自然,从前在乡下,父亲生前酗酒总是往死里打她,后来父亲死了,叔叔婶婶也没少对她下手,她身上的伤,从来就没好过,这一酒瓶,根本不算什么。


小说

来到沈家一周了,她再傻也多少看透了一些。


沈时景接她来这里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帮她。


可即便是利用,她还是发自内心的开口:“谢谢你。”


看着她脸上纯粹的笑容,沈时景清隽的眉头微皱:“谢什么?”


“谢谢你让我见到了我妈妈。”


是了,不管怎么样,是沈时景给了她见到母亲的机会。


沈时景:“......”


这年,陈韵初十二岁,沈时景十八。


两人凑在一起,自然是没太多话聊的。


绵长的安静之后,两人乌黑的头发都被雪花盖了个七七八八。


陈韵初其实已经冷得受不了了,但沈时景没走,她也不敢动。


终于,他再度开口:“你脸很脏。”


带着余温的手帕塞进了陈韵初手里,等她回过神,沈时景已经走远了。


她没有拿那手帕擦拭脸上的血迹,带着些小欢欣,将手帕视若珍宝小心的收好,一蹦一跳的回到了后院。


路雪尧酒醒后,只是轻描淡写的扫了陈韵初额头的伤口一眼,随手扔给她一盒创口贴。


陈韵初掩藏着心里的雀跃,小心翼翼的道了声谢,笨拙的给自己处理好伤口。


她不怪妈妈,妈妈只是跟以前爸爸喝醉了酒一样,清醒后,妈妈一定也是有些愧疚的。


每次爸爸喝醉酒打完她后,都会买糖给她吃,虽然谁也没说对不起,但这也是道歉的一种吧?


她想,大人只是有太多的烦恼无处宣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只是,她没等到爸爸好起来的那天,四年前的冬天,冰凉的河水卷走了那个暴戾的男人。


一转眼,到了春节。


福字和对联给这个雪白的寒冬增添了一抹喜气的红。


陈韵初没过过一个像样的年,看着沈家的佣人忙碌着准备,她满眼新奇。


“真是没心没肺!”


身后传来母亲路雪尧的冷斥。


她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乖乖的回到茶几前继续画画。


这是她平时唯一能打发时间的娱乐项目。


画上有她和妈妈,还有半个爸爸。


之所以是半个,是因为,她怕母亲不高兴和爸爸同框,看得出来,母亲很讨厌那个男人。


路雪尧点了支烟立在窗前吞云吐雾,时不时混口酒,继续抱怨:“都过年了,因为你,我被扔在这里,像见不得光的老鼠。你还有心情看,看什么看?看一万次,这里的一切也跟你没关系。只差一点......就差一点,我本来可以成为这里的女主人,就因为你,一切都泡汤了!”


说到最后,她控制不住怒火,将手中的香烟摁在了陈韵初拿着画笔的手背上:“生了你真晦气!倒霉死了!”


点燃的烟头触碰到皮肤,响起轻微的‘滋滋’声,一股皮肉被烧焦的味道蔓延开来。


陈韵初死死咬着牙没有躲闪,清澈的眸子一瞬不眨的盯着母亲。


路雪尧被她盯得心里不得劲,将烟蒂随手扔在地上,甩手一个巴掌:“看什么!”


陈韵初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将快要喷涌而出的眼泪生生憋住,小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你把我给毁了!”


路雪尧暴躁的灌了口酒,几近疯狂:“你知道吗?去年这时候,沈云海送了我一条价值几百万的项链。可现在,我被关在这里,每天只能面对你这么个倒霉玩意儿!你怎么还不死?!”


根据相处这阵子的经验,陈韵初知道母亲又要发疯了,她要是不跑,绝对会被打个半死!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