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腿张大一点就不疼了)txt全章节阅读

TT

直到最后一刻结束,陆枭好像才冷静下来。


外面,天色微亮。


陆枭看着瘦骨嶙峋的夏鱼,又看向床单上那抹刺目的红,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啪!”


夏鱼抬手一耳光狠狠地甩在了他俊朗的脸上。


这一巴掌,也打破了曾经她对爱情的所有幻想。


她耳膜鼓掌,听不清陆枭说什么,打断他:“滚!”


小说

陆枭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


脑海中都是昨夜的那一幕幕。


坐上车,他打电话问特助许木:“查一下,夏鱼认识的男人有哪些。”


许木有些懵。


夏鱼结婚后,每天除了陆总,就是陆总,哪儿认识什么男人?


......


旅馆里。


陆枭走后。


夏鱼一遍遍清洗着自己。


临近离婚,两人才有夫妻之实,说起来,太可笑,也太可悲了。


早晨,9点的时候,冷迟带了早餐过来,没有注意到夏鱼的异样。


“昨晚忘记告诉你,我家刚好有单独空出的一套房子,你可以去住。”


“一个女孩子住旅店不安全。”


夏鱼摇头拒绝。


人情最难还,她不想欠别人。


冷迟就知道她会拒绝:“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你过去住,我又不是不收你租金。”


“可是我最多只能住一个月。”


“一个月就一个月,总比放着没人住好。”


冷迟不知道她为什么说只能住一个月,想着以后时间还很长。


他开车送夏鱼过去。


女人就一个简单的行李箱,再没有其他的行李。


坐上车后。


冷迟和夏鱼聊着小时候的事,而后又主动告诉她,这些年他都做了什么。


高中后就出了国,成年后就在国外勤工俭学,二十岁的时候创业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现在也算是个有钱的老板。


夏鱼听着他这些丰厚的履历,再想想自己。


毕业后,就嫁给了陆枭,做起了家庭主妇。


她敬佩得看着冷迟:“你真厉害。”


“你也可以,你离开村里后,我还关注过你,看到你上了电视,还拿到了青少年钢琴比赛的第一名......还有唱歌对吧?那时候你就是我的偶像......”


冷迟没有告诉夏鱼。


当初他一个人在国外读书,一开始生活的并不美好,他学会了很多不好的事,自暴自弃。


直至看到国内夏鱼的登报新闻,这些报道就像是光,支撑着冷迟慢慢爬起来。


听着冷迟细细数着自己的光辉时刻,夏鱼自己都快忘了。


等冷迟把她送到住处。


临走时,夏鱼笑着和他说:“谢谢你,我都快忘记了,原来的自己。”


在这里住下后。


夏鱼看着日子,距离5月15再次去离婚,只有十几天了。


想到答应夏母的事。


她在一天早晨去买了骨灰盒。


而后,又去了照相馆,在工作人员异样的目光中,拍了一张黑白照。


把这一切做完,回去的路上。


她望着车窗外失神。


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是张妈。


“小鱼,谁让你偷偷给我塞钱的?那笔钱,我没用,给你存着。以后你要是想做点生意,什么的......”


这些年,夏鱼经常偷偷给她钱。


她一个乡下人,根本用不了什么钱,每笔钱都存着的。


听着电话那头张妈关心的唠叨,泪水不自觉爬满了夏鱼整张脸。


“张妈,您能像小时候一样,接我回家吗?”


张妈疑惑。


夏鱼又说:“15号,我想您接我回我们的家。”


张妈不知道为什么非要等到十五号。


“好,15号,张妈来接你回家。”


最近,医院又给夏鱼发了让她去复查的短信,都被她礼貌拒绝了。


反正已经决定离开,她不想再浪费钱治疗。


夏鱼看了一下自己的账户,还剩下十多万,等她走后,可以把这些钱给张妈留着养老。


最近这些天,桃洲的雨没有停歇。


冷迟经常来看她。


常常见她一个人坐在阳台失神。


他也发现夏鱼的弱听加重了,很多时候,自己过来敲门,她都没有听到。


另一边,陆氏集团。


工作完,陆枭习惯性看手机,没有看到夏鱼的消息,眸色暗了暗。


助理许木敲门进来。


“陆总,查出来了,那个男人叫冷迟,好像是夏鱼的青梅竹马。”


不管是在陆枭的认知里,还是在以往媒体的报道中。


夏鱼的青梅竹马,一直是陆枭。


助理告诉他,冷迟是夏鱼被养在乡下的时候,认识的人。


所以说,夏鱼认识他,比认识自己早。


陆枭回忆起那个长相邪魅桃花眼的男人,剑眉蹙了蹙。


“陆总,沈少还在外面等您。”


陆枭闻言,吩咐:“告诉他,我今天有事。”


助理诧异。


这些天,陆总下班后就和沈涛一众豪门子弟玩乐,今天怎么改了?


陆枭乘坐总裁专用电梯,去了地下车库,而后开车直奔夏鱼住的旅馆。


可等到达后,才发现夏鱼已经搬走几天了。


陆枭忽然觉得很烦,他拿出手机,一遍遍地打开通讯录。


下定决心要打给夏鱼的时候,一通电话拨打了进来,是阮黛。


“什么事?”


“阿枭,我听夏妈妈说夏鱼准备结婚了。”


陆枭黑瞳一紧。


阮黛参加采访过后,就去找了夏母。


才得知,夏母和夏鱼的弟弟,准备把夏鱼嫁给一个老头子,为了换三个亿。


见陆枭许久没有回复,阮黛又添油加醋:


“我听夏妈妈说,夏鱼提出彩礼要三个亿,真没想到她会是这样一个人......”


“还说,你们冷静期没过,不方便结婚,先举办婚礼。”


......


夏鱼并不知道,母亲和弟弟还在给她筹备着新婚,并没有把她说过的话当真。


直到这天,夏鱼收到夏母发来的短信:“李总已经把日子挑好了,刚好是这个月15。”


“还有四天,你好好准备嫁过去,这次一定要把握住男人的心,知道吗?”


夏鱼看着那两条短信,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十五......


是个团圆喜庆的日子......


也是她和陆枭约定去离婚的日子......


还是她被逼要嫁人的日子......


又是她决定离开的日子......


夏鱼怕自己又忘记,把这些事用本子记录了下来。


记录好了后。


她开始着手写遗书。


拿起笔,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最后她在上面留下了给张妈的话,还有给冷迟的话。


写好后,她将遗书放在了枕头下。


三天后。


14号这天,雨下的特别大。


手机放在茶几上,铃声不断。


都是夏母打来的,问她在哪儿?


明天就要结婚了,让她回家一趟,好好准备嫁去李家。


夏鱼没有回复,她今天换了一件崭新的海棠色长裙,给自己化了一个精致的妆。


她本身底子不差,就是太瘦,脸色太苍白。


夏鱼看着镜子中,精致明艳的自己,好像回到了嫁给陆枭前。


搭乘出租车,去往墓地。


她撑着一把雨伞下车,缓步来到父亲的墓碑前,将一束白色的雏菊放下。


“爸。”


冷风呼啸,只能听到雨滴落在伞上的叮咚声。


“对不起......我本来是不想来这里的,可我实在是没有地方可去。”


“我承认,我胆小,害怕一个人孤单的走,所以我选择了来到您这里......”


“如果您要骂我,就骂吧。”


夏鱼轻轻得说完,坐在了墓碑的旁边,环抱着自己。


她打开手机,夏母恶毒的话一条条传来。


“夏鱼!你以为躲就能躲得掉吗?”


“你弟弟已经拿了钱,李总手眼通天,能放过你吗?”


“你自己想清楚,明天规规矩矩的嫁了,也比让人找到后,绑着嫁好。”


“识时务......”


默默地看完那一条条短信。


夏鱼打字回复:“我不想回去,明天,你们来西郊接我吧,我会在爸爸的墓碑前等你们。”


夏母收到夏鱼的回复,并没有多想,以为她是认命了,终于不再打电话来。


夏鱼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她在这里一坐,就是一整天。


夜幕降临后,她拿出了小时候父亲给自己亲手雕刻的小木偶,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用身躯挡住漆黑的夜色和磅礴大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远处12点的钟声响起。


来到了15号这天。


夏鱼抬头望着无边无际黑暗的天空,喉咙满是苦涩。


凌晨3点的时候。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