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2023(宝贝放松)

TT

他将她抵在墙上,男人霸气的气息,强势地窜入她的耳根,撩得她的小耳朵红彤彤的。


她发现,他特别喜欢将她摁在墙上吻。


除了登记那一天,这才是见第二次面,他就这样摁了她两次。


她的眼睛无处安放,无论她看哪儿,都能感觉到他野狼一样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


他咬着她的耳朵,令她全身都在像蚂蚁爬来爬去似的燥热。


刺耳的铃声从她的工裤兜里响起来,很及时的给她降了温。


她赶忙伸手去摸时,哪知道慌乱之中,还摸到了他的大腿。


他肌肉紧绷,硬得像是一块石头。


小说

她像是触了电一样,立即缩回了手。


还是他沉着冷静地掏出手机给她,只是,他的指腹隔着工装裤时,她也能感受到他的热度。


她顾不得那么多,赶紧抢过手机去看,是秦梅打来的。


秦梅是车行的员工,白天负责买菜煮饭阿姨秦梅,晚上也帮她带女儿。


“傅爷,我得接电话。”


根据以往惯例,秦梅一般在深夜打来,都是孩子生病了。


傅景霄自然是不悦的,**的气氛好好的,就这样被打断了。


当然,她紧张着她和别的男人生的女儿,他就更不爽了。


安京溪顾不上他的情绪,立即接了电话。


“小溪,你忙完了吗?小贝发烧了,我刚才给她量温度,已经39.5度了,我现在抱她到医院......”


“秦姨,我马上回来。”


女儿大过天,安京溪挂了电话后,直接往外走。


“傅爷,今晚抱歉!我们下次再约!”


她直接把刚刚还陷入激情中的男人晾晒在一旁,风风火火地走了。


傅景霄胸腔有怒火,“站住!”


“我答应了会和你睡觉,就不会反悔,但现在我女儿生病,我必须过去。”安京溪拧着英气的眉毛,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傅景霄也没指望她会留下,“你把车开去,再试试性能如何,如果给我知道,你们修车行师傅技术不行,我一锅端了你们。”


他火气大,说话也难听。


“这是我亲自修的,怎么可能有问题?”


别人可以看不上安京溪的长相,但一定不可以贬低她的修车技术。


她在津海市的修车技术,老师傅看了都要甘拜下风。


有老板出百万年薪想挖走她,她却死守着安氏车行不放。


她在怼完他,转念一想,她从津海湾一号离开,这个点也不好打车。


莫非他是想让她以试车的名义,把车开走,这样去医院更快一些吗?


其实,这个男人也没有那么冷酷无情嘛。


只是他的心眼也太多了,换个人还不一定懂他的意思。


“好的,傅爷,我再试试。”她马上换了态度,拿了车钥匙,飞身跑掉。


傅景霄看着她开走迈巴赫时,好像是在开赛车的速度,她这是有多着急!


深夜车辆很少,安京溪比平时节约了一半的时间,她到了医院时,安小贝正在输液。


“小溪,医生查了血,说是病毒感染,可能是孩子刚上幼儿园,还不习惯集体生活,有一个小朋友生病,就会感染一大片。”秦梅安慰着她,“你也别担心,再大一点就会好了。”


“谢谢你,秦姨,你先回家休息,我来照顾小贝就是。”安京溪点头。


秦梅走后,安京溪将安小贝抱在怀里,看着药水一点一滴地进入她的身体,她的心也跟着揪紧。


孩子要一连输三天的液,都是安京溪带着她过来。


第三天时,她在医院碰到了傅泽烨。


他喝了酒,胃疼得厉害,来医院输液。


他见到安京溪正在照顾安小贝时,马上说道:“还没有想好吗?都开学好几天了,你真不让她读幼儿园?”


“你胃疼还能说话?哪儿需要输液?简直就是浪费医疗资源。”安京溪讽刺道。


傅泽烨吊儿郎当地靠在椅子上,“我们傅家有钱,那又怎么样?你当我的情人,要什么有什么......啊......疼......护士,快过来!”


他还没有说完时,安京溪突然移了一下椅子,椅子“不小心”碰到他的手肘,直接把他的输液针撞歪了,他疼得嗷嗷直叫唤。


“我女儿已经读幼儿园了。”安京溪说完后,抱着吊完针的安小贝走了。


他别想利用孩子威胁她,只是,她惹上了傅景霄,他似乎更可怕一些。


傅泽烨愣在当场,然后满脸不相信,怎么可能?


那个半死不活的修车行,哪有能力让安小贝落户津海市?


当安京溪抱着安小贝离开大厅后,傅景霄过来医院取药,他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今晚有应酬,他喝了酒后,全身过敏,痒得难受时,正好经过医院,就进来了。


“千年铁树要开花?你看中那个女人了?”穿着白大褂的姜高朗是他高中同学。


傅景霄收回了视线,夺过他手中的药膏,“医生这么八卦,会失去病人的信任的。”


“我见她穿着工装,在上班时间还自己带孩子来看病,孩子的爸爸真是形同摆设,到处都是丧偶式育儿!”姜高朗感叹完,又向他眨了眼睛,“莫非你就是......”


“你药可以乱给病人开,话不能乱说。”傅景霄迈开长腿,大步离开。


傅景霄在生理上,不是安小贝的爸爸,但在法律上,他就是安小贝的爸爸!


安京溪要和他婚后划清界限,她女儿才不需要他这个爸爸吧!


傅景霄是在第二天在高尔夫球场时,再次见到了安京溪。


她本来是打电话给唐魏,问车子还去哪儿。


唐魏不敢作主,请示了傅景霄的意思。


他让她开到高尔夫球场来,安京溪一身深蓝色的工装出现,和他们格格不入。


傅景霄向她招了招手,她来到了他的身边,恭恭敬敬的唤他:“傅爷......”


今天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们一起来玩,傅泽烨也来了。


他见安京溪居然认识傅景霄,不由眯了眯狭长的桃花眼。


男人的劣根性还有可笑的占有欲,他不想放过她。


“京溪,过来!”


安京溪心想,今天还真是冤家路窄,渣渣前任和使坏的现任都在玩!


当然,他们都是傅家人,津海市是傅家的天下,他们爱在哪儿玩就在哪儿玩。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