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课代表穿蕾丝吊带背心作文,扑克牌又疼又叫的什么含义

TT

苏甯有些意外,苏家是海市有名的一族,苏明峰好歹是苏家的三少爷,怎么可能住这?


刚进门,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就迎了过来,“这位就是小甯吧,快进来。”


女人说着就要去拉苏甯的手,被她侧身躲过。


苏明峰察觉到气氛不对,忙解释道,“这位是你林阿姨,我后娶的妻子。是当年你妈妈带你离开后,我才遇到的林阿姨!她还有一个女儿,比你大三岁,我和你林阿姨有一个儿子,比你小七岁。”


林雪见苏甯不说话,便道,“小甯,你刚回来,跟我还不太熟悉,但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的对你好的。”


苏甯唇角勾起一抹笑,“谢谢。”


晚上。


苏甯有些口渴,起床来客厅倒水。


路过苏明峰房间时,听见他和林雪的对话。


小说

“你知道吗?妈想把小甯嫁给陆少。”


林雪急了,“不行!绝不能嫁给陆少!”


海市谁不知道陆家的少爷私生活混乱,并非良人。


“我当然不会让她嫁给陆少,但我怕妈会......”苏老太太这个人,为了不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过现在事情也算是有转机,小甯有婚约的是霍行知!”


林雪倒了一杯水给他,“霍家?这可是天大的好事!那我们现在该给小甯准备嫁妆了啊,把你送我的那些首饰全卖掉,应该能卖五十万,先把婚事定下来......”


他们后面说了什么,苏甯没有继续听下去,她端着水杯回了卧室。


看了眼精心准备的房子,苏甯心底深处有些异样的感觉划过。


稍许后,她掏出电话,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帮我查一下苏家,要详细。”


“你不是说要自己查么?难道是在苏家不太顺利?”电话里的声音有些暗沉,冷冰冰的。


“苏家......跟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样。”


“明白了,给我两个小时。”


挂了电话,苏甯靠在白墙上,若有所思。


她这次离开道观一是完成母亲的遗愿,完成婚约。


二是调查母亲的死因。


她离开苏家五岁,记忆很模糊,她一直怀疑母亲的死跟苏家人有关。


但现在看来,这个父亲跟后妈,好像不是坏人......


翌日。


六点。


敲木鱼和念经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还在熟睡的苏明峰和林雪还以为家里出事了,穿着睡衣就跑出来。


当看到客厅里的景象,两人瞪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客厅里,摆着两尊佛像,一个牌位,佛像和牌位面前各自点着三炷香,左右两边各一根蜡烛。


苏甯坐在佛像和牌位对面,穿着道士服,手拿木鱼,一边敲,一边在嘴里念叨着他们听不懂的语言。


这场面,多少有点诡异。


好半天,林雪才反应过来,她紧紧的抓着苏明峰的胳膊,“老,老苏,小甯她......不,不会是着魔了吧?”


半响,苏明峰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小甯啊,你这是——在做什么?”


“你们醒了?”苏甯闻声停了下来, “左边这个是如来佛,右边是财神,中间是我师父!我在给他们念经。”


苏明峰,“......”


林雪,“......”


虽然吧!


但是吧!


他们不太懂这些,可如来佛和财神能放在一起吗?


尤其中间还夹着一个师父?


“这些都是你在乡下学的吗?”听苏甯这么一说,林雪倒也没那么害怕两尊佛像了,就是心里有点酸。


这孩子遭多少罪啊,正儿八经的学习没学过,尽学这些了。


苏明峰忽然老泪纵横的,“都是爸爸对不起你,要是找点找到你就好了,你也不至于受罪......”


苏甯,“......”


她还是不要说话了吧?


苏先生和林阿姨似乎有点玻璃心。


一家人吃过早饭,苏明峰的手机就响了。


那边只说了一句,只见苏明峰就拔高了声音,“妈,您别说了,我是不会同意把小甯嫁到陆家的。”


苏甯微微蹙眉,这是她那个奶奶又打电话来逼婚来了?


苏甯拧眉,直接伸手拿过了他的手机冲对面说道, “苏老太太,我的未婚夫是霍行知,等京城那边把他的户口本送来后,我们俩就去领证。”


“我看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苏老太太哼了声,冷着声音说道,“你一个从乡下来的丫头,能嫁到陆家是你的福气,竟然还敢肖想霍家五少爷?明早乖乖地跟我去见陆家少爷,定下婚期!”


“看来您大儿子的尿失禁好了?你们就忘了疼?”苏甯没什么表情的打断她的话,“若你实在想找人跟陆家联姻,您孙女苏凝心不错。”


说罢,便挂了电话。


苏家老宅。


苏老太太听到苏甯的话,气的一口气快要上不来了。


那个死丫头竟敢让她把她最看重的孙女嫁给陆家那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旁边的杨梅也听到了苏甯的话,她的肺都快要气炸了,那该死的臭丫头,竟然想让自己宝贝闺女嫁给陆家那个废物。


那怎么可以!


那废物哪里能配得上她娇养长大的闺女?


那废物也就只配苏甯那个该死的臭丫头。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