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故意把我的校服当抹布用作文,四个人换着玩的过程叫什么游戏

TT

“周总。”


周谨言抬头:“怎么了?”


谢娆将一份文件放在办公桌上,语气为难的问道:“听说秦汐今天在会议室大闹了一场?”


提起这个,周谨言的脸色就沉了下去。


小说

离婚肯定又是秦汐用来引起他关注的手段,这个女人无所不用其极,还以为自己藏得很好。


“周总,她肯定是有苦衷的,您也别太生气了,等她自己想通了,自然就会好的。”


谢娆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她朝着周谨言走了过去。


“你们结婚这么多年,她就算是有什么心思,肯定也已经改了。”


她回国的时候,周谨言就跟她说过,秦汐跟他结婚就是为了钱。


而她,刚好利用这一点,不断的离间周谨言跟秦汐。


秦汐虽然看起来精明,但是在周谨言面前死要面子活受罪,从来不会低头解释。


这就给了她很大的空间发挥。


而且,看周谨言这个样子,应该是还不知道秦汐被绑架的事情。


“女孩子嘛,情绪不稳定很正常的,过去了就好了。”


她继续劝着。


周谨言的脸色却更加难看。


“情绪不稳定?她都要离婚了,难道还只是情绪不稳定?”


“要离婚可以,她只能净身出户。”


周谨言丢了手里的钢笔,直接拿起外套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周总!”


谢娆想追,但是没追上。


周谨言身影消失之后,她才得意的笑起来。


只要秦汐跟周谨言离了婚,她就有把握重新抓住周谨言,一跃成为周家少奶奶。


“秦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


......


翌日,上午十点。


秦汐穿着一身短裙抵达了民政局门口。


人还挺多,但大多都是来结婚的。


秦汐在路边等了一个多小时,周谨言也没有来。


日头愈发的晒了,秦汐不耐烦的掏出手机拨了过去。


周谨言没有接,秦汐绕道阴凉处,就看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宾利。


那是周谨言的的车。


他早来了?


就一直在车里坐着,看着她干等?


秦汐克制着胸腔的怒意,无所谓,今天以后他们就没有关系了。


“周总,赶紧去登记吧。”


离婚登记处。


秦汐迅速地在表格上签好名字后,递给才走至身旁的周谨言,“周总,您业务繁忙,尽快吧!免得耽误您商谈亿万项目大单!”


周谨言低头,瞥了眼离婚申请单上秦汐二字,心下渐起烦躁。


他随手拉扯了下领带,面容冷峻道:“秦汐,看在你我四年婚姻的份上,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想好了......”再回答。


后面的话尚未说完,秦汐出声打断:“周总,就算你不忙,我会忙的,反正你又不喜欢我,就不要耽误彼此的时间了,好吗?”


说着,她直接将笔放到他掌中,“速战速决吧!”


周谨言倏然掌心紧握,大笔一挥,签上名字。


秦汐迅速抽过表单,递交工作人员。


一个月之后,他们就能拿到离婚证了。


“秦汐!”周谨言面色骤冷,狭长的眼危险的眯起。


但秦汐却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他不悦皱眉,电话响了起来。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