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装睡配合孩子:女子初次激情后纸团散落一地

TT

“对不起,大小姐。”杨助理沉默了一下,还是回答,“是季少。”


又是季扬这个王八蛋!


叶沁恨得不行,强撑着打起精神,眼角余光看见前面墙壁凹陷进去的展台上摆着个小盆栽。


她故意走得跌跌撞撞往墙边靠,在经过展台时,猛地拿起那个小盆栽,砸在杨助理的头上。


趁着他倒地哀号时,挣扎着逃跑。


小说

只是药效太强,她晕头转向地根本分不清路,体内的阵阵燥热让她烦躁不堪。


她快要撑不下去时,在一间打开的房门里看见陆时允。


“陆......”她踉跄着脚步奔向他,扑进他的怀里。


周围的一切天旋地转,只有他是清晰的。


她如溺水之人,抓紧他这根浮木不放手:


“救我......”


意识已经逐渐溃散,叶沁后背抵墙将房门关上,门外传来急迫的脚步声。


“人呢?你是废物吗?连一个女人都看不住?”


房门外,是季仰气急败坏的声音。


“季少,我亲眼看着她往这边跑过来了,人肯定就在这里,我这就去找!”助理的声音十分惶恐。


“你最好没有骗我,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季扬的声音带着愤怒的警告,“从那边的房间开始,给我一间一间的搜!我就不信,她还能插上翅膀飞天了不成?!”


房外两人的对话,叶沁清晰地听入了耳中。


人还没走远,陆时允就要有动作,她吓得攥紧了手下的布料。


叶沁喘了一口气,难言的欲望在体内疯狂地燃烧着她的理智。


这样的叶沁,是陆时允从未见过的诱人,他喉头滚动了一下,只觉得女人身上的滚烫都传到了他的心口。


“别怕,我不会让他找到你的。”


陆时允抬手将房门锁上,音色也带着一丝难言的压抑,轻柔的语气,像是在哄小孩。


“谢,谢谢。”


叶沁攥着陆时允腰身上的白衬衫。


闻到熟悉的柑橘香,她瞬间双腿发软,朝着地下滑去。


*


房门外,季扬和助理最终停在了陆时允的房间门口。


季扬毫不在意身份和礼数,抬脚就将房门踹得直响。


“滚出来!”


半晌,房门还是纹丝不动,季扬更加确定了叶沁在房间里,“你去找前台,把这间房的钥匙拿过来。”


今天,他非得将叶沁那女人搞到手。


以后这龙城,谁看到他季少不得敬佩一声?


话音刚落下没多久,陆时允身上裹着浴巾,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他微凉的眸光在季扬身上扫了扫,“有事?”


看到出来的人是陆时允,季扬惊讶了一瞬,眼珠子开始往房间里四处瞥。


“陆哥,你怎么在这里?”


陆时允一手搭在房门的把手上,微皱的眉眼透着一丝难言的冷压,“怎么?我来这里,还得跟你报备一声?”


季扬瞬间变得恭敬。


“哪里的话?我就是好奇问你一声,叶沁是不是在你房间里?你让我进去把她带出来。”


对于叶沁的那点心思,季扬在陆时允面前倒是毫不遮掩。


陆时允抽出脖上挂着的毛巾,擦着头顶的湿漉发,眼神有些凉。


“不认识,这是我的房间,你要找人,去别处。”


“你让我进去看一眼,要是真没人我绝对不打扰你。”季扬咬住不松口。


还没等陆时允的回复,季扬趁着陆时允失神瞬间,直接闯开房门就走了进去。


他快速在房间里搜查起来。


床上,柜子里,但凡是能藏人的地方,他全部都搜查了一遍。


叶沁躲在浴室,听着外面的动静,吓得理智都恢复了几分。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门外,陆时允眸光散漫地依靠着墙,手指敲击了几下手机界面,很快就拨通了电话。


“喂,你弟弟闯入我的房间要搜一个不存在的人,你知道该怎么处理吧?”


电话那头的声音十分客气,“时允,你别跟那臭小子一般计较,我这就让他滚出来。”


话音落下瞬间,季扬的手已经握住了打开浴室门的把手。


叶沁看着磨砂玻璃外映出的那道人影,连呼吸都停住了。


千钧一发之间,季扬身上的手机响了。


他下意识掏出手机,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道怒吼声。


“季扬,你是想死吗?陆时允是律师,你竟敢强闯他的房间?!你想吃牢饭,别连累季家,赶紧给我从他的房间里滚出来。”


暴怒的声线几乎要从电话的另一端爬出来。


季扬却依旧执迷不悟,“哥,我不是......”


“闭嘴,现在,立刻,马上给我从他的房间里出去!否则,你就等着停卡消费吧!”


身为龙城众星捧月的公子哥,季扬在外面最怕的就是掉面子。


这卡要是停了,不就等同于是要了他的命?


“哥,我这就出去。”季扬瞬间认怂。


尽管有千百个不甘心,季扬还是得听从自家大哥的话。


“陆哥,误会一场,我这就离开,你好好休息。”


季扬心不甘情不愿离开。


走到门边时,还不忘往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


“嘭!”


陆时允毫不留情关门,险些夹到季扬的鼻子。


走出房门之后,季扬倒是冷静不少。


他哥说得没错。


别看陆时允这人平日里看着对他还行,真要是发起火来,别说是他了,连他哥哥都招架不起。


再加上这人在律法那方面的变态天赋,只要是他想对付的人,就没有成不了的。


房门口的陆时允,垂下的双手紧捏成拳,脚步僵硬地朝着浴室走去。


刚拉开浴室的门,叶沁便朝着他扑了上来。


她小手用力揪住陆时允的衬衫领口,将整张脸都贴到了他的脖颈上,呼吸如火。


拖延了这么长时间,叶沁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身体里的药性。


只觉得陆时允身上柑橘的气息清冷凉爽,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


“好难受……”


陆时允眸光一沉,虚虚揽在她腰上的手瞬间扣紧,浑身都蹦得僵硬,“你自找的。”


他抱起叶沁的腰,将人重重压在了床上。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