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她粉嫩的小缝尿进去H漫画 数学课代表穿蕾丝吊带背心作文

TT

顾姐为了让她们母子三人有口饭吃,这才出了这个馊主意。


她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总得活下去才有无限可能不是?


宁枝瞄了眼顾姐眉心已经完全黑下去的命理线,咀嚼的动作一点点慢下来。


这位顾姐的命运,竟然和原主的命理线有点像?


她看过后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说,只是问道:“顾姐,我刚刚听到房东大姐他们在楼下喊茹茹,茹茹找到了吗?”


小说

“茹茹昨天晚上就失踪了,找到哪儿有这么容易啊。”顾姐对茹茹的印象不错,说到这事儿忍不住叹了声,“这孩子平常看起来乖乖巧巧的,你说她不会真的做傻事吧?”


宁枝:“就没可能是被人扣住了回不了家吗?”


顾姐:“......”


她无语看了眼宁枝,“难怪你跟楼里的人处的都不行,就你这张破嘴真是......”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讨喜啊!也就我能受得了你。”


宁枝笑了笑,慢慢咀嚼着嘴里的东西没说话。


原主不是和楼里的其他人处不来,而是根本不愿意出家门。她自尊心强,让人看到她这个昔日影后窝在可怜的出租屋里,还不如直接S了她来的干脆。


要不怎么说苏家会折磨人呢?


“姐,我会算命你信吗?”


宁枝冷不丁的开口,让顾姐差点呛着。


她愣愣看着宁枝没什么血色的脸,差点没憋住笑,“你会算命?怎么着,你也打算学那些江湖骗子们去天桥下摆摊啊?”


“那你......”她用下巴点了点宁枝的腿,“算到今天了吗?”


宁枝了冷冷淡淡,“嗯,有预感,但没想到会这么惨。”


顾姐没想到宁枝竟然会回答她,先是一愣,紧接着没忍住笑出声。


她甩了甩香喷喷的头发,调笑道:“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又回来的人真是不一样啊,我还以为你还得跟以前一样哭唧唧呢,没想到都学会自嘲了。”


望着宁枝一本正经的脸,顾姐忍不住笑了笑,看见宁枝心态没绷,她就放心了。


但笑着笑着,听着客厅里两个孩子的笑声,她又感觉舌尖发苦。


她们这种人要是真会算命,怎么可能走到这一步......


到了外面天快黑的时候,顾姐接到了上面人的电话,把两个在外面玩捉迷藏的小崽崽叫回来,然后画好浓妆出去。


宁枝听到两个崽崽回来的声音,将两颗没吸收完的黑珠子握在掌心,上面隐隐传过来的怨气让她脸色好看了点。


“咚咚......”


“妈妈,”大宝奶声奶气的声音隔着一道门传来,“我和弟弟能进去一下吗?”


“嗯,进来吧。”


听到妈妈的声音,两个小崽崽高高兴兴推门进来,小宝手里还拿着两块小饼干。


“妈妈!”小宝把小饼干递到宁枝面前,“这是小美给我们的好吃的,是她爸爸从外地带回来的,我和哥哥没吃,给妈妈吃,妈妈的腿快点好起来!”


小美的家是隔壁的富人区,因为距离的近,所以经常过来和他们这边出租楼的孩子玩住迷藏,也经常会送好吃的给小伙伴们。而两个小崽崽长得好看,往往是分到的最多的。


看着小孩儿爪子里已经有些碎,但是明显经过小心保存的饼干,宁枝一向冷情的心像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


“妈妈不吃,”她伸手摸摸两个孩子的头,“你们吃吧,以后妈妈给你们买更多。”


“不,不行!”大宝奶声奶气的拒绝,一张和宁枝有五分相的小脸严肃,语气坚定,“妈妈吃!我以前听房东阿姨说过,人受伤了好吃点好的才能快点康复!妈妈吃!”


宁枝:“......”


她张张嘴,惊讶看着两个小家伙和她有两分像的脸,发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


最终在两个孩子的坚持下,宁枝象征性咬了口。“好啦,妈妈吃过了,你们吃吧。”


两个小孩儿明显很馋这两块小饼干,在妈妈咬了一口后,兄弟俩小心翼翼吃起来。乖巧又可怜的样子让宁枝心里发闷。


这要是换成上辈子的她,何至于让两个孩子这么可怜......


腿暂时不会恶化了,她得把赚钱提上日程。


“大宝,小宝。”宁枝指了指墙上的挂钟,“妈妈现在有事情要做,等钟表上最长的指针,从3走到4你就把房东阿姨叫过来,说妈妈知道茹茹姐姐在哪里,让她来妈妈,好吗?”


“我知道妈妈!”小宝举手,“也就是五分钟以后,对不对?”


大宝点头,“顾阿姨教过我们一次!”


“对,”宁枝对两个聪明的崽崽点头,“所以,十分钟以后,帮妈妈把房东阿姨叫过来,好吗?”


“好!”


两个小崽崽开门出去,走的时候不忘帮宁枝带上房间的大门。


宁枝想着刚刚在灵魂出窍状态看到的房东大姐,那个人的五官在她眼中慢慢清晰。命宫无恙,子女宫却发黑,而且眼下的位置还有隐隐的阴气缠绕......


五分钟时间到,她听到外面的开门声——两个崽崽去叫房东大姐了。


之前她灵魂出窍的时候撞见顾姐和房东说话,那个时候她就注意到了房东夫妇子女宫萦绕的黑气。


茹茹应该不是失踪,而是被什么脏东西缠住了。


如果把那个脏东西抓过来吸收掉......宁枝眼中划过一道暗色,她的腿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疼了。


现在她的腿只是不流血了,但是骨肉都没有生长好,得多找些怨灵才行。


但愿,这个怨灵没有出差错。


“大宝小宝......”外面的防盗门被打开,房东大姐刚刚应该是哭过,说话的时候带着浓浓的鼻音。“你妈妈真的说,她知道茹茹姐姐在哪儿?”


“真的,阿姨!”小宝声音稚嫩,“我和哥哥都听到了,就是我妈妈让我来你们的!”


门口房东大姐跟在两个崽崽身后进屋,后面还坠着自己的亲妹妹。


对于宁枝的话,她其实是不信的,但是现在他们都找了一天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她只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过来。


坠在妹妹眼神嫌弃扫视了一眼昏暗的屋子,见只有两个三四岁的小崽子在场,没什么顾忌问:“姐,他们俩的妈妈,真的是那个被天降正义砸断腿的过气影后宁枝?”


“什么天降正义,你好好说话。”房东大姐瞪了自家妹妹一眼。


她除了交房租水电以外,从来没有和宁枝有过其他接触,在她眼里,宁枝这个人就是有点孤僻,对两个孩子不怎么上心,但该交的钱一分没差过。


综合起来,她对宁枝的印象说不上好,但也不算太差。


她妹妹撇撇嘴,对这话嗤之以鼻,“你就是没看过她以前在娱乐圈欺负新人的那些视频,把她想太好了!她一个瘸子,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怎么知道茹茹在哪儿?依我看,她要么想装可怜骗钱,要么就是她绑架了茹茹!”


“呸呸呸!”房东大姐轻轻扇了一下这个口无遮拦的妹妹,“净说瞎话!”


话是这么说着,她心里也泛起了嘀咕。


宁枝躺在床上不能动,她怎么会在知道茹茹在哪儿?


房东妹妹对宁枝的话根本不抱希望,她在读研,天天忙得像陀螺,最近手上的课题还不容易做完,来姐姐家玩却遇上这种事,不过好在有意外收获。


她一屁股坐在宁枝家的沙发上,打开宿舍的群聊消息。


【重大情报!姐妹们你们敢信?我到宁枝家了!】


【宁枝?哪个宁枝,刚获得省奖的那个?】


【老三啊,那个获得省奖的不是宁枝,人家叫凌志。不过宁枝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熟悉......】


【当然熟悉啊!这天天在热搜上挂着能不熟吗?!不过老四,你怎么有机会去宁枝家啊?快让我看看他们家长什么样,也是大平层小别墅?有没有豪门小说里说得那样,灰姑娘迷路也逃不出去的那种?】


被叫做“老四”的房东妹妹发过去一张图片。


昏暗的出租屋里,大概只有八十平米,各个角落都被塞满了孩子的玩具,虽然玩具都收拾的干干净净,但依旧显得很拥挤。


群聊里出现一大片问号。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