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脱个精光绑起来憋尿的作文:天天玩夜夜怼

TT

南若在听到靳爷二字时,猛地想到那天的事情,他......他怎么又来了?


上次他救了她,她除了一声“谢谢”,什么都没有,如今又见着他,她倒是有些不知如何面对。


想来也真是可笑,自己回回落魄的样子,都给他撞见。


小说

南若不敢再逗留,扫过四周,趁大家的目光都在靳少川的身上时,她悄悄的转到了休息区。


秦兰转身看着躲到休息区去的南若,嘴角微勾,机会来了,看了看身边的杨妈,“东西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


“今天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反正都是个破烂货,刘总也不会介意这些。只要人是他的就好。”秦兰的红唇微掀,为了把今天的事情办成,所以她必须要推一把,否则按着南若的个性,定是什么事也办不成。


“好。”


杨妈看了看四周,问服务员要了一杯牛奶,随后小心翼翼的把东西加进去,这才让人送到南若的手上。


为了能穿上这件礼服,保持身材的苗条,从中午开始,南若就没有吃什么东西,看着自助餐台上那些好吃的糕点,她是饥肠辘辘。


“小姐,这是老爷为您准备的牛奶,喝了这个东西,等会儿喝酒,不会那么难受。”


南若看着服务员手中那杯牛奶,伸手接过,“替我向你们家老爷说声谢谢。”


“客气,您是我们老爷最尊贵的客人,理所应当的。”


“谢谢。”


南若轻扯了扯嘴角,生硬的笑。


捧着手里温热的牛奶。


这个刘总人虽丑,又矮。可人倒是体贴。


这就是她的命吗?她虽然微微的不甘心,却又不得不受命运的摆布。


看着手里的牛奶杯,浅尝了一口,大概她是真的太饿了,喝一口,就情不自禁的喝第二口,第三口,随之一饮而尽。


一杯牛奶下肚,胃部果然舒服了好多。


南若也不敢再多坐下去,起身,寻找着秦兰的身影。


抬首,目光不经意的跌进一处深渊中,她忙不跌的避及,手无处安放的揉搓在一起。


他看到她了吗?


一定是看到了。


南若下意识的转身,想要躲。


秦兰忽而一把抓住她的手,“去哪里?”


“兰姨......”


“别乱走,先去休息室。刘总现在要和靳爷谈点事情,他等会儿来找你。”


秦兰说着,就强制性的把她往休息室拽。


南若正好想躲,就马不停蹄的跟着秦兰走了。


人群中的靳少川,眉头微皱,“她来这里做什么?”


“我这就去查。”尹东颔首。


靳少川淡淡的嗯一声。


刘总来了,亲自把靳少川引到了会客厅,把手里的资料全部拿了出来,“这是我最近拿到的资料。有一部份的公司不愿意配合。”


“不管用什么手段,逼迫他们就范!”


“是!”


两人的事情刚刚谈完,尹东回来,凑到靳少川的耳畔,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他的嘴角微扯,盯着眼前的刘总,“你缺个妻子?”


刘总一脸的懵,“是......是......”


“南家那个怎么样?”


刘总愣了愣,“二小姐?”


“大的。”


刘总一脸的纳闷,不是说给他小的,怎么靳爷又说是大的?南家那大小姐可是南总的心头肉,怎么可能舍得给他大的?


刘总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尹东清了清嗓子,“大小姐,你要还是不要?”


“这......我的私事还让靳爷操心,真是抱歉。这南家公司需要帮助,说是拿二小姐给我做填房,所以我这就答应了。不知道有什么问题?”


刘总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靳少川微微不悦的盯着刘总,手狠狠地击在桌面上,尹东低喝出声,“爷的意思是,去和南家的人开口,要大的!这个小的送回去。”


刘总虽然不知道靳少川的用意何在,可他这么安排,他就这么做,“好好!那我这就和南夫人说?”


“嗯。”


靳少川淡漠的应声。


刘总走了,尹东小声的说:“南小姐好像不对劲。”


靳少川闻声,眼底里浮起一丝的嫌弃,“愚蠢的女人!”


尹东点头,“是,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我在车里等你。”靳少川想到那个蠢女人的姿态,他真是为自己的继承人忧心。


可偏偏他这过敏症,又只有这个女人能治!


“好的,爷。”


与此同时,休息室内。


秦兰看着已经有些昏昏欲睡的南若,嘴角扬起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谁料刘总忽而推门进来,她立即起身, 看向刘总,“人我已经送来,你看。”


刘总看了看沙发上的南若,根本没有多看一眼,冷声说道:“南夫人,你们这二小姐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吧?”


“刘......刘总,您这说的是什么话?” 秦兰的脸上泛起尴尬,他怎么会知道这个消息!


该死的!


他不会临了反悔吧。


“我说的是什么话?什么二小姐?你们当我是傻子吗?我刘某怎么着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们南家不是有一位大小姐,只有她才配得上我刘太太的位置。”


刘总的态度强硬,一副不容商量的口吻。


秦兰一听他要南婷,吓得脸色一白,气愤的瞪着他,“刘......刘总,你这个玩笑开大了吧!”


“玩笑?现在是你们有求于我,要么大小姐,要么不来往!你自己看着办!”刘总说罢,径直转身而去。


秦兰气得身体微微的颤抖,怎么会这样?


临了怎么会不要人了!


她看了看沙发上已经昏迷的南若,急匆匆的跑过去,抓着刘总的手,“刘总,今天的南若有多么的惊艳,你看到了!娶了她,你绝对不会后悔。人我现在都给你带来了,而且现在睡着了,你这突然换大的,那多没意思。肉就摆在嘴边,你真的确定不吃吗?”


刘总盯着秦兰,“不是我想要的肉,我不碰!”


“刘总!别啊,万事好商量。我们二小姐不是私生女,那都是外面乱传的,真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你且信我一回,好吗?”


秦兰绝对不会让南婷去火坑,所以拽着刘总,不断的游说。


而沙发上的南若将两人的对话全部听进了耳里,她知道秦兰一定会用尽办法让刘总收了自己,她不能坐以待毙!


她要走!走!


南若撑起身,小心翼翼的从窗户爬了出去,可现在全身发软,根本一点力气都没有。


摔到草地上,她几乎都爬不起来。


南若试了无数次,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南若看了看自己白皙的手腕,倏尔狠狠地咬了一口,疼痛使她的大脑促然清醒,她卖力的撑起身,跌跌撞撞的走在花园里。


这个花园好大,哪里才是出口。


她要离开这里!


她一定要离开这里。


南若的视线很是模糊,看不清前面的路。


好像有什么东西。


南若缓缓地伸手,摸了摸,衣服!


人!


是个人!


南若猛地瞪大双眼,仰首看着眼前的男人,“是......你......”


靳少川盯着站不住,手腕上还咬出牙齿的小女人,眉头微皱,“真是好巧,你在这里做什么?”


南若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手无力的抓着他的衣角,“救我......”


她现在别无选择,她只能信他!


上次他救了她,这次他一定还会救她!


“原因。”


靳少川矜贵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像一座雕像,静静的站在那里,嘴张合。


“原因?什么原因?”


“我救你的原因。”真是愚蠢到极点的女人。


南若的仰首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她紧咬着下唇。他靳少川是什么人?她说他就救?


上次救她,已经是恩赐。


这次还出手?


他又不是开善堂的。


南若现在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身体也脏了,她能有什么给他?


人声涌动。


南若惊恐的看了看身后找过来的人,她的唇一哆嗦,忽而大胆的站起身,踮起脚 ,勾着靳少川的脖子,唇覆在他的唇上!


靳少川的眸子微微的睁大。


一种诡异的感觉缓缓地从身体的深处涌出来,一点点的将他吞噬。


软香的唇瓣像是带着巨大的吸引力。


他居然控制不住的想要采撷,深尝。


靳少川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缓缓地落到她的肩头,慢慢用力掐着她的香肩,不顾一切的采撷,品尝。


吻着吻着怀里的小女人忽而整个人直接趴在他的胸膛,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靳少川一把推开怀里的小女人,盯着她那张精致的小脸,眼底全是厌恶,真是煞风景。


待到秦兰发现,追过来时,早就没有了人影。


刘总态度强硬的说:“大的,我说最后一次,否则我将一分钱都不会拿出来注资,南夫人,你自己考虑吧。”


秦兰气得微微的颤抖,却无话可说,看着刘总,“好,我回去商量,商量,过两天再给刘总回复。”


这样的结局,是秦兰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南若跑了!


她若没跑,刘总看着她的美色,还有可能动心!


现在她就算是磨破了嘴皮,也没用!


他坚定了要南婷!


她的宝贝女儿怎么可以嫁给他这个丑八怪!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