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不着觉想看视频怎么办,男生压着女生的身体的原因

TT

后来她走了狗屎运进了演艺圈,还让郑大明当了自己的保镖。


林夏走过去,看着郑大明问,“这位同志,你是沈玉莹的对象?”


听到沈玉莹的名字,郑大明没反应过来。


小说

林夏笑着解释,“就是以前的林夏,她现在叫沈玉莹,你谁啊?是不是她对象?”


“没错,我是林夏的对象啊,我叫郑大明。”郑大明愤愤不平地控诉,“她在县城高中上学的时候就跟我谈上了,她说她高中毕业反正也考不上大学,就跟我结婚,我们已经谈了一年多了,我把我家的传家宝都给她了,谁知道她突然跟我失联了。”


郑大明情绪激动,给沈玉莹搭进去太多钱财和感情,实在不甘心人财两空。


他是县城农机站站长的儿子,家里条件不错,比沈玉莹高一届,没考上大学,毕业后就在农技站修车。


他弟弟跟沈玉莹同班。


他一直在等沈玉莹高中毕业就跟他结婚,谁料到沈玉莹毕业后又要复读,他只好继续等,等啊等,结果现在人都找不到了。


林老太太看到陈家河和林夏,浑浊的眼珠子骤然一亮,假装欢喜地迎接,“哎呀,我孙女和孙女婿来了?”


林夏对这个老太太没啥好感,她态度冷淡,并没有搭理。


前世,短短十天,这老太太的嘴脸她摸得一清二楚。


当时刘桂英接她回来,一进门,老太太就各种乱搜,试图从她的身上搜刮到值钱的东西,当发现她的兜比脸干净后,她立刻变脸,开始阴阳怪气嫌她没出息。


林老太太无视林夏的冷脸,笑呵呵地朝他们说道,“家河,夏夏,你们快解决一下这事,这小伙说之前的那死丫头花了他的钱,你们看手上有没有钱,快给他还了。”


听闻老太太不要脸的要求,林夏冷声反驳,“凭什么让我们还?我又没花他的钱。”


“你们不还咋办?假林夏回城了,那你这个真林夏就该给她收拾烂摊子,不然谁都别想消停。”


对于林老太太的威胁,林夏轻嗤,“我都嫁人了,我还怕你们不消停?”


前世这老太太和林老二夫妇没给她留下好印象,根本不给他们好脸色。


刘桂英怕老太太发飙,轻轻拉了拉林夏的手臂,低声提醒,“夏夏,别跟你奶奶这么说话。”


林夏看着她母亲在这帮人面前唯唯诺诺的态度,实在有些头疼。


这人啊,被压迫久了,都站不起来了。


就像前世的她。


被人PUA到死。


她看着郑大明,眼眸微微一动,开口,“郑大明,沈玉莹虽然回了城里的家,但她肯定没忘记你们之间的感情啊,她只是走得急,没来得及通知你。你是男的,如果对她真的还有感情,就应该主动点去城里找她,跟她继续谈下去,而不是小家子气到来咱家要钱。”


郑大明闻言,神色微亮,挠了挠头,“可是她城里的家在哪啊?我又找不到。”


林夏冲他狡黠一笑,“我告诉你地址啊。”


林夏看到桌上的破报纸,随意撕了一块,陈家河是技术员,胸前的兜里习惯性的别着一支钢笔,她一把拿过,快速地写了个地址和电话号码,一脸诚恳地看着郑大明,“拿上去找她吧,用你的真心把她追回来。”


郑大明接过看了一眼,半信半疑地看着她,“你别骗我。”


“我家就在这,我要是骗了你,你回来找我,或者找我家任何一个人要钱都行。”


林夏说得相当有诚意。


郑大明拿着她写的地址,迟疑了几秒,便离开了。


林夏那番话,对他来讲,诱惑力实在太大。


沈玉莹成了城里人家的女儿,对他来讲也是好事。


他以后就是城里人的女婿了。


等过完年,他就去找沈玉莹。


郑大明一走,林家老太太坐在炕上拍着大腿咒骂,“死丫头明面上说是去念书,原来是在县城勾搭男人去了。”


她骂完,习惯性地看向刘桂英又开始咒骂,“都怪你,非要供她一个丫头片子念书,现在好了吧?要钱的都上门了。”


刘桂英再次被骂,只能垂眸忍耐。


明明以前老太太对那丫头也特别看重,对她比谁都好,指望她考上大学林家扬眉吐气,怎么人一走,所有的责任就都成她的了?


林夏气愤地回怼,“你怪我妈干嘛?女孩子就不能念书了?”


沈玉莹人品恶劣,跟她妈供她念书有啥关系?


她妈愿意顶着巨大的压力供沈玉莹念书,恰恰说明她妈思想先进,跟他们这帮迂腐的吸血鬼不是一路人。


林夏屡次对她不敬,林老太太不能忍,又将炮火转移到了她身上,“哟,你个丫头片子,你跟我横什么横?我还不能说她了?”


“你说我妈就是不行。”林夏凶巴巴地看着她,丝毫不让步。


刘桂英又来拉她,“夏夏,你别顶撞你奶奶。”


“妈,你硬气点,又不欠他们的。”


“走了个不懂事的死丫头,你这丫头片子还不如她呢。”林老太太拍着大腿,开始哀嚎,“老大啊,你在天之灵看看吧,你老妈我被你这闺女欺负成啥样了。”


“妈。”林二福冲没有眼泪干嚎的老太太使了个眼色。


林老太太看向脸色沉沉的陈家河,立刻反应过来什么,变脸速度堪称一绝,凶恶的脸上扯出一抹笑,冲陈家河招呼,“家河,快坐下,夏夏是我孙女,我说她两句,你别多心啊。”


陈家河淡淡应声,“奶奶,她要是做错了您随便说,但我觉得夏夏刚才的话并没错,她护自己的母亲,说明她孝顺。另外,我丈母娘也没错。”


陈家河维护刘桂英母女,林老太太本来不服,但是想到陈家河对他们的承诺还没兑现,不能贸然得罪,她只能赔笑,“是,这孩子孝顺。”


林老太太精明的眼珠子一转,朝陈家河问,“家河,那啥.....你答应我们的事可没忘吧?”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