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人摁住玩弄隐私作文,S货叫大点声C烂你的SB视频

TT

中式庭院前面车流拥堵,名流如云。


宋听予自然是没有资格来孟家的,更何况昨晚那一出,黄淑薏更不会允许她跟孟家沾边。


但是宋听予和宋听雪的关系好,她只是跟宋听雪提了一嘴,宋听雪便答应了。


宋听雪还是杭大大三的学生,她有一节五点结束的课,因此不能够跟宋京秋夫妇一同来孟家,这也就给了宋听予和她一起过来的机会。


“姐,你说我这一身好不好看?会不会太素了?”宋听雪穿着普通的牛仔裤和白色羽绒服,但是即便是这么普通的打扮,也难以掩饰她令人艳羡的美貌。


宋听雪是第一眼的明媚大美女,从小生活在幸福的环境中,不食人间烟火。


小说

宋听雪喜欢孟时衍,宋听予是知道的。


她淡淡笑了笑:“不会,好看的。”


宋听雪弯着宋听予的手臂走进孟家,一边穿梭在如画一般的雕栏玉砌中,一边对宋听予含羞说道:“你说,孟时衍会同意我和他的婚事吗?”


“为什么不同意?你不是说他平时对你最好了吗?”宋听予微微挑眉。


孟时衍对宋听雪的好是周围人人尽皆知的。凡事,他都会想到宋听雪,如兄长,如朋友。


“可是他也没表现出喜欢我啊,而且我不觉得他是一个会听从家里人安排婚事的人。”


“是吗?”宋听予不咸不淡得回应,目光却在庭院里四处搜寻。


她是来找孟时衍的。


宋听雪嘟了嘟嘴叹了一口气:“哎,怎么办,我就是想嫁给他!”


话音刚落,宋听雪便像是一只脱缰野马一般跑向了不远处:“孟时衍!”


宋听予的心头猛烈一跳,目光顺着宋听雪跑去的方向看了过去。


孟时衍今天穿了一身正式的西装,纯黑色的西服将他整个人衬得气质阴冷,和在普吉岛时的松弛状态截然不同。


远远望去,宋听予只觉得这个男人高攀不起。


那股紧张,怯懦再次爬上心头,宋听予不敢打退堂鼓,她再次抬眸时,视线和孟时衍冷峻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冷漠,疏离。


这是宋听予从孟时衍眼中读到的。


提了裤子就不认人,说的就是孟时衍这种人了。


很快孟时衍的目光就收回,伸手推了推宋听雪的脑袋:“没大没小。”


他对宋听雪露出了温柔的笑意,和刚才看她时那股冷漠完全不同。


宋听予的心隐隐刺痛了一下。


还好她早已习惯,从小到大,她接受了太多的恶意,而宋听雪一直都是在温柔和爱意中长大的。


“阿衍哥哥,明天我闺蜜在暮色组局,喊我们都要带男朋友。你陪我一起吧?”宋听雪撒娇地说道,人都快贴在孟时衍的身上了。


宋听予慢慢走近,四周来来往往都是来参加寿宴的人,但是她却像个透明人一般无人在意。


她站定在宋听雪身旁,听到孟时衍说道:“小小年纪,少去酒吧。”


“哎呀你陪我去嘛,就一次好不好!”


宋听雪正准备胡搅蛮缠的时候,一只小手一把拽住了宋听雪的牛仔裤腿。


底下传来软软糯糯的声音,有点子“盛气凌人”的味道。


“你放开我爸爸!我不要你当我妈妈!”


宋听予和宋听雪一起低头,看到了一团小小的人儿,正叉着腰仰着头嘟着嘴。


宋听雪无奈地俯身去摸了摸小孩的脑袋,像是习以为常了一般笑道:“夏夏,别闹啦。我这么年轻漂亮的后妈不好吗?”


夏夏不屑得扬了扬嘴角,这副神态和孟时衍一模一样。


“哼,你还不如我们幼儿园的小杨老师呢。”


宋听雪闻言气得脸色都变了,刚准备跟孟时衍撒娇,忽然看到孟时衍的面色比她更加难看。


孟时衍的气质本就有些偏阴鸷,此时脸色更是沉了下去,像是发生了让他极其不悦的事情。


他对夏夏拧眉,神色严肃:“孟锦逸,回房间去!”


命令的口吻让夏夏吓了一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往哪里钻才能寻求庇护,小孩子毕竟还小,往四周胡乱看了一眼,见身旁没有别人,竟然一把钻到了宋听予的怀中。


“阿姨救救我!”


宋听予惊了一下,她的两条腿被夏夏紧紧抱着,只能够微微附身就着孩子。


她有些为难得抬头看向孟时衍:“孟公子。”


孟时衍上前,俯身用一只手一把将夏夏从地上捞了起来,口气愈发严厉,就像是在苛责。


“你在干什么?”


夏夏吓得蜷缩在孟时衍的怀中,眼神无辜得向宋听予求救,眼眶都红了:“阿姨抱抱!我不要爸爸!”


明明和宋听予无关,她却不知怎的鬼使神差一般对孟时衍说道:“他好像吓坏了,要我抱一下吗?”


然而下一秒,孟时衍的脸色愈发阴沉,一双漆黑的眸子落定在宋听予的身上,口气不善:“离他远点。”


警告的口吻,让宋听予觉得莫名其妙。


她愣了几秒,无奈得扯了扯嘴角:“我什么都没做。”


孟时衍却没理会她,而是转头看向一旁有些被吓到了的宋听雪:“是你带她来的?”


宋听雪知道这个“她”指的是谁,连忙解释:“她是我姐姐宋听予,你不记得了吧?小时候在我家见过的。我姐想跟我一起来参加孟爷爷的寿宴,所以......”


“所以你就不经过主家允许,随便带一个陌生人来孟家?”孟时衍口气冷得仿佛冬日寒冰。


宋听予无法将眼前这个男人和在普吉岛和她有过那么亲密行为的人联系在一起。


一个阴鸷得令人恐惧,一个热烈得如同烈火。


宋听雪从未见过这样的孟时衍,平日里他在她面前永远都是亲近的,好说话的。


单是一个“陌生人”,至于让孟时衍这样吗?


宋听雪怎么觉得,他好像针对的是宋听予?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