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换着玩:数学课代表穿蕾丝吊带背心作文

TT

楚怜夕嘴角噙着笑,看向三小只,“你们都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虎!”虎头虎脑的小家伙率先回答,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楚怜夕就笑,抬手摸了摸小虎毛茸茸的小脑袋。


“原来你叫小虎,你是大哥吗?”


小虎惊讶得瞪圆了眼睛。


似乎是在问楚怜夕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小说

楚怜夕但笑不语。


在小说里,三个萌宝的兄弟情给她留下的印象很是深刻,小虎虽然狠辣无常,但是对自己的两个弟弟却很好,甚至最后都是为了保护弟弟而死。


好在现在三个人还没有长歪,她还有拯救的机会。


三小只长相十分相似,都有一双大大眼睛,黑亮亮的小卷毛。虽然穿得衣服有点破,不知从哪里的河边滚了一天,满身都是泥点子,但体型上差距不大,而且三人身子骨都很结实,看来莫刑把孩子们投喂得不错。


“那,你们就是小龙和小风吧?”楚怜夕看向另外两小只。


“嗯......”小龙眨巴眨巴大眼睛,点了点头。


楚怜夕:好可爱......


“妈妈,你吃馒头!”小风声音甜甜的,是三小只里最软萌的一个。


“对呀妈妈,你快吃呀!”小虎起哄。


啪叽。


小虎脑门上挨了一下。


小家伙哀怨得抬起脑袋,看着面色有些发红的莫刑。


“爸爸,你干嘛打我呀?”


“吃你的饭。”


莫刑说完,又端上来几个简单的小菜,每人发了一双筷子。


最后一双筷子给了楚怜夕,他自己没有。


“吃吧。”


楚怜夕接过筷子,看着饭桌上并不丰盛的几道菜,心中却十分熨贴。


清炒竹笋、韭菜炒鸡蛋,另外还有两道清炒不知名野菜。


一筷子夹起竹笋,嚼吧嚼吧咽下去。


别说,味道还挺不错,就是稍微有点清淡。


楚怜夕眸光扫过三个娃儿,心中了然,给小孩子吃的东西确实得清淡一点。


再看男人,大马金刀坐在那里,端着一碗玉米碴子粥三口两口的喝着。


棱角分明的脸颊一派淡然,硬朗的下颌线处密密麻麻的碎胡茬子在野蛮生长。


高耸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古铜色的肌肤上隐隐有水光在闪烁,无端端让楚怜夕想起刚穿来时看到的一幕。


她忽然觉得脸颊发烫,忙低头连扒了几口饭。


再抬眸,恰好对上男人沉沉的黑眸。


轻咳一声,继续低头扒饭。


碗里多了一块韭菜鸡蛋。


莫刑眉宇微拧,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自在。


丢下一句。


“多吃点。”


然后就收拾三小只的碗筷起身去洗了。


三小只早就风风火火的吃完了,这会儿你追我赶得跑到外头去玩儿,看样子是趁着天完全黑下来之前还能疯一阵子。


楚怜夕看着碗里的菜色,抿唇。


这算因祸得福吗?


前世的自己孤零零长大,孤零零上学,和父母家人唯一的联系也就是银行卡上金钱的数额。


家里总是冷冰冰的。


她早就习惯了吃微波炉里热好的便当。


可是一朝穿书,就遇到了一个又好看又会做饭的......


莫刑一米九的个子,站在灶台前麻利得洗着碗。


衬衫的袖子挽起,露出紧实有致的肌肉线条,宽肩劲腰,双腿修长,身姿高大而挺拔。


楚怜夕看着他忙碌的背影,莫名就觉得心中很踏实。


莫刑很快刷完碗,擦干了手,看向楚怜夕。


“慢点吃,我去屋后劈柴。”


楚怜夕美眸微睁,呆呆点头。


一分钟后,屋子后头果然传来阵阵规律的劈柴声。


楚怜夕几口扒完自己的饭,把桌上盘子里的菜吃干净后,全部端回到莫刑刚才洗碗的地方放好。


走出去,也没刻意打招呼,自己就离开了。


她现在不能回丁家了,得在村子里找个能落脚的地方先住着。


丁志喜此人睚眦必报,今天的事儿肯定还没完。


不能一直待在莫刑家里给人添麻烦。


天色擦黑。


汪汪汪!


山下的丁家岔村里,一条老黄狗在疯狂吠叫。


紧接着,其余家里养的狗子也接二连三吠叫起来。


几乎大半个村的人都聚集到老丁家的门口,嚷嚷闹闹的大声讨论着什么。


“叫叫叫!老死狗,没到饭点就开始叫,哪顿饭没给你吃饱?”


老丁婆子打开门,手里拎着一根木棍,口中骂骂咧咧。


作势要去打狗,迎头却看见自家门前围了一堆的人。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