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卫和淑荣,JD又硬又粗又大又长受不了

TT

经过了这一次的折腾,她是真的想要好好过日子了?还是说她又在盘算着什么?


他有点想不通,苏宁这么做的目的。


苏宁浑身都是汗味,头发里也渗进去了一层土渣子,她进屋打算好好地洗漱一下。


进屋的时候,她看到了站在阳台上的陆信,四目相对之下,苏宁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随即撇开目光,朝着屋里走去。


小说

对于陆信,她既没有恨,也没有爱,更不存在像原主那样的算计。


不过,既然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还是和平共处得好。


苏宁刚刚洗了把脸,擦干净,大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


她走过去开门,就看到了工会的马主任,她们身后站着的,是武大宝和田大丫夫妇。


她还没找他们算账,这两口子就主动送上门了。


于是,苏宁打开了门,礼貌道,“马姐,快请进。”


马主任见苏宁这么客气,原本提着的一口气也松了不少,迈步进屋,示意武大宝和田大丫也跟着进来。


借着屋里的白炽灯光,苏宁看到,武大宝和田大丫脸上都挂了彩,田大丫的头发也不如之前梳得那么顺溜了,像是很随意的胡乱绑着的。


看来,这夫妻两在家也动手了。


陆信见家里来了客人,也转身进了客厅,跟马主任招呼了一声之后,给马主任搬了一把木头凳子。


马主任笑着落座,说道,“本来这么晚了,我也不该上门打扰,但是,我是想着,既然咱们是一个家属院住着,为了家属院的和平共处,我还是得跑这一趟。”


苏宁道,“马姐说的是,我们家属院一直是一个有爱的大集体,谁要是搬弄是非,伤害同志,破坏团结,也是损坏我们厂子的名声,那可是大罪。”


马主任知道苏宁话里意有所指,却也不点破,只是点头迎合了一下,“是啊!小苏同志觉悟很高,这样我们开展工作也能顺利许多。”


马主任之所以是亲自跑这一趟,也实在是因为这件事的后续影响十分恶劣,整个家属院把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


最主要的问题还在于,今儿苏宁在院子里说了,要报案,把事儿闹大。


眼看六月份,市里就要开始做“精神文明家属院”评比了,这个紧要关头,可不能出岔子让厂子难堪。


马主任先是去了一趟武大宝家,问了事情的起因和经过。


苏宁之前已经把田大丫吓住了,武大宝也担心丢了工作,被赶出家属院,夫妻俩都跟马主任坦白了自己的错误。


这会儿来找苏宁,就是想要私了,求个和解。


苏宁笑得意味深长,一边给马主任倒水,一边道,“马姐,家里没别的了,别嫌弃。我呢,是个乡下女人,不大懂咱们家属院的纪律,想问问您。”


马主任见苏宁这么懂礼数,说话有分寸,心里更是偏向了苏宁这一边,“小苏,你有什么问的,尽管说。”


苏宁瞥了田大丫和武大宝一眼,声音拔的有些高道,“我想问一下,散布厂子招聘信息的谣言,欺骗单位同志的媳妇,妄图图谋不轨的人,怎么处理?故意伤害厂里员工家属,造成了实质性伤害的人,怎么处理?”


苏宁可是记得呢,陆信说了,原主她哥不符合招聘要求,那武大宝就是骗了原主。


不等马主任说话,站在一边上局促不安的田大丫扑通一声跪下了。


田大丫双手作揖,声音里带着哭腔道,“苏宁大妹子,我错了,我再不敢了!你要是不解气,再打我几个巴掌。”


田大丫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自己扇自己。


武大宝也是心慌意乱得很,看着自己家这个惹是生非的蠢女人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也没控制住自己的火气,直接一脚踹翻了田大丫,“现在知道错了,你早干啥去了!”


“还不都是你个老色鬼!”田大丫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天抢地道,“我滴个老天爷啊,我的命咋这么苦啊!我活不了了啊!”


马主任平日里做家属院里各家的协调工作,最烦的就是武大宝和田大丫这样的人。


马主任呵斥道,“行了,收起你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有事儿说事儿!哭!哭能解决什么问题!”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