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止熄痒婉燕,三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

TT

真后悔进入云锐集团时,没有好好查一下云锐的背景资料。


没想到陆遇尘竟然是云锐的总裁!


看着叶晚舒得自信的样子,陆遇尘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


“简历不错!”


说起这个,叶晚舒蹙了蹙眉头,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简历不错?


小说

叶晚舒看着陆遇尘,低声说了句,“我的能力远比简历更不错!”


听到这个回答,陆遇尘好看的眉一挑,眸光闪过一丝的韵味。


有点意思。


“是吗?”


“如果不是的话,想必云锐也不会向我抛出橄榄枝不是吗?”叶晚舒笑着反问。


没想到两年不见,陆遇尘说话也高深了。


喜怒不形于色。


陆遇尘看着她,第一次还是遇到这样的女人,不巴结,不讨好,态度不卑不谦,倒是有几分意思。


敛眸,陆遇尘开口,“能力固然重要,但对于一个公司而言,人品也同等重要。”


叶晚舒蹙眉,陆遇尘明摆着是在针对她。


“陆总,这话不知道从何说起,还是说,你觉得我站在门口故意偷听的?”叶晚舒看着他问。


陆遇尘没有马上接话,而是眸子微微眯起一抹精光,身子慵懒地向后昂靠了一下。


但是答案,却显而易见。


叶晚舒看着他,微微一笑,“陆总,我再向您解释一遍,我并非无意偷听,而是过来给您报道,无意间听到的而已!”


“你应该敲门的。”陆遇尘望着她说,笃定的就认为她是故意的。


“陆总,我不敲门,一是怕惹着您,就像现在这样,坏了您的好事儿,您拿我开火,二是,我也在犹豫的时候,门就打开了,陆总,我不认为自己人品有问题。”叶晚舒看着他说,态度依旧不卑不亢,即便被讽刺,内涵,她也依旧坚定。


两年时间,滥情劲没变,更加学会刁难人了!


陆遇尘听着,怎么都感觉自己被叶晚舒给拐着弯骂了。


“你觉得我在拿你开火?”陆遇尘眯眸,声音更低了些。


“难道不是吗?”


“呵——”陆遇尘嘴角溢出一抹冷笑。


“陆总,真怕被人诟病的话,其实,办公室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地。”叶晚舒幽幽道。


论内涵,谁不会啊!


然而,陆遇尘闻声,瞬间不悦了起来,“你是在教训我吗?”


“不敢,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


不敢?


陆遇尘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而韵味的笑,面前的女子看起来气焰嚣张,他倒是看不出她有什么不敢的。


不过这样,倒是更加勾起了他的兴趣。


看着陆遇尘嘴角勾起那抹意味深长的笑,叶晚舒的心底竟然一震,同时也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她是否表现得有些过于激动了!?


但是看着陆遇尘那拽的跟什么的样子,她就有些克制不住!


叶晚舒努力地平复了下心,收敛了一下情绪,看着陆遇尘,“陆总,如果没事,我先出去工作了!”说完也不等他开口转身就要走。


“等等!”陆遇尘低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于是,叶晚舒的脚步真的停住了。


停住之后,叶晚舒有些懊恼,停什么,直接走了算了,爱咋咋地。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脚步就无法移动半分。


这时,只见陆遇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修长而挺拔的身体,慢慢地朝她走了过来。


叶晚舒站在那里,面上虽然很镇定,但是内心已经翻腾了起来。


她脑海里想过一千遍一万遍会遇见的画面,却从来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景下,而且,他的反应和表现,似乎,不认识自己?


正在叶晚舒胡乱想的时候,陆遇尘已经朝她走了过来,到她的面前,一米八多的身高将她覆盖住,叶晚舒忽然有些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陆遇尘看着她,狭长的眸子微眯起来,看着叶晚舒,一点点俯身凑过去。


这么一凑上来,叶晚舒一惊,吓得后退一步,可是后退不及,整个人靠在了墙上,而陆遇尘也顺势凑了过去,手,按在墙上,将她整个人圈在了怀里。


动作,姿势,看起来充满了暧昧。


“你、你想干什么?”叶晚舒看着他问,一向镇定自若的小脸此刻多少还是有些慌乱了。


想到两年没见,他还是这个样子!


一如既往地妖孽,一如既往的滥情!


看着面前的女人都结巴了,陆遇尘嘴角勾起一抹邪性十足笑,“你以为,我想对你做什么?”


叶晚舒没有说话,陆遇尘是何等聪明的人,跟他说话都会被他绕在里面的。


深呼吸,保持了一下清醒和理智,她低声说道,“陆总离得这么近,难免会让人误会!”


啧......


果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知道用什么来缓解自己的尴尬。


陆遇尘不理会她,而是垂眸,看着面前这张白皙而俏丽的脸,总感觉,有几分熟悉。


“叶晚舒......”陆遇尘蹙眉,悠悠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目光紧紧地盯在她的脸上,那疑惑的样子,似乎要想起什么一样。


而叶晚舒则是也直直地看着他,莫名地在他低沉的嗓音叫着自己的名字时,心砰砰快速跳了起来,紧张的难以呼吸,担心他会真的想起什么一样。


而他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叶晚舒更加措手不及。


“我们是不是认识?”


一句话,叶晚舒怔在那里,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脑子嗡嗡的,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可是看着陆遇尘的样子,一副快要想起来的样子,叶晚舒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破膛而出了。


“陆总说笑了,我刚从伦敦回来,怎么会跟您认识呢?”叶晚舒看着陆遇尘牵强的淡然一笑。


“是吗?”


“当然!”说着,叶晚舒不再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说道,“陆总,如果没别的事儿,我先出去了,还有工作!”说着,叶晚舒绕过身,直接朝外面走去了。


到门口的时候,叶晚舒的镇定才消失,小跑离开。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