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4P被三个男人伺候视频:亚洲无人禁区

TT

“小哥哥?”秦岁安茫然地眨眨眼,明亮的圆眸好奇地看向门口。


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抹身影出现在小奶团的视线内。


秦千熠正是长身体的青春期,一米八二的身高往客厅门口那里一站,在小岁安的眼里,就像是一个巨人。


小说

这就是她的小哥哥吗?


小哥哥一点儿也不小呀。


这是秦千熠有史以来跑得最快的一次。


“爸,我妹妹呢?她在哪——妹妹?”


秦千熠的目光在触及到他爸秦颢琛怀里的小奶团时,瞬间定格在客厅门口。


他睁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可可爱爱的小奶团。


这就是他的妹妹安安吗?


秦岁安被绑架失踪时,秦千熠也不过十一岁大,对妹妹的记忆停留在妹妹六个月大的婴儿时期。


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直勾勾地盯着小奶团。


这圆圆的小脑袋,圆圆的小脸,圆圆的大眼睛,明明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但秦千熠却觉得,他的妹妹是最最好看的妹妹!


秦千熠在看着小奶团,小奶团秦岁安也正在看着他。


秦岁安眨巴眨巴圆溜溜的明亮黑眸,对这个小哥哥好奇极了。


小哥哥身上穿的衣服松松垮垮,还有好多个破洞,那裤腰低得像是要掉下来了,那一身装扮,好像是捡别人不要的穿,一点儿也不合身,又破又大件。


可这么一身恍如乞丐装的打扮,却有着一张好帅好帅的脸。


秦颢琛先是看了看怀里的小奶团,见小奶团没有露出抗拒害怕的情绪,再抬眸看向他名义上的小儿子秦千熠。


秦千熠是他二哥二嫂的儿子,二哥二嫂意外过世,秦千熠便移到他的户口里,成了他最小的儿子。


秦颢琛上下打量了一眼秦千熠的装扮,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怎么穿得破破烂烂的,没钱买新衣服了吗?”


“爸,我才不缺钱。”秦千熠无奈中透着丝丝倔强的不服,反驳道:“爸,这是高街男孩,OverSize破洞风!”


在父母眼里,拒绝一切花里胡哨,管你是刮台风还是发疯。


秦颢琛不能理解,面露嫌弃:“丑。”


秦千熠张了张嘴,最后也只是吐了口气。


谁让他爸秦颢琛是个全衣柜里只有西服正装的男人呢?他不跟二十七岁老男人一般见识!


秦千熠小心翼翼地往小奶团的方向挪动,一小步一小步的,稀罕的眼神控制不住地定在小奶团身上。


他瞧一眼爸的方向,用嘴型问道:爸,她就是我的妹妹吗?


秦颢琛眉头拧起一个结,看向他的眼神格外凌厉,语气不容置疑地说道:“她就是安安,我的女儿,你的妹妹。”


在孤儿院门口看到小奶团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是他的女儿,失而复得的宝贝秦岁安。


秦岁安察觉到粑粑抱着自己的力度有些重,仰起小脸看着粑粑。


她清楚地感受到粑粑情绪微妙的波动,而这种情绪是她暂时还无法理解的。


她伸出小手手,努力地够到粑粑的背后,学着粑粑安抚自己的动作,轻轻地拍拍粑粑的背部。


秦颢琛浑身一怔。


他垂眸,便看到小奶团正在“安慰”自己。


心尖处似是涌入了温热的暖意,这股暖意在他的身体里肆意流窜。


秦颢琛微微弯腰,轻轻吻了吻小奶团的额头,“谢谢安安,爸爸没事。”


秦千熠加快脚步来到小奶团的面前。


在学校横行霸道的校草少年,这会儿笑得跟个傻憨憨一样,声线带着刻意的讨好,他说道:“安安,我是秦千熠,你的小哥哥哦。”


秦岁安眨着圆眸,看着眼前帅气无比的小哥哥,小脸蛋儿泛起红晕,小奶音低低的:“小哥哥好。”


忽然,一道急促的脚步声渐近,下一秒,特助贺炎匆匆跑进客厅:“总裁。”


他眼神焦急,看着总裁,欲言又止。


秦颢琛还不想离开小奶团,抬眸询问贺炎:“怎么了?”


贺炎往前两步,在总裁耳边低声汇报着。


秦家小千金回家的消息一传出去,秦氏集团内部有了动荡,其他集团也蠢蠢欲动。


秦岁安知道这位贺叔叔是帮粑粑工作的,贺叔叔来找粑粑,就是粑粑该工作了。


她从粑粑的怀里爬了出来,自己坐在沙发上,乖巧地说道:“粑粑去忙~”


秦千熠见状,也马上自告奋勇:“爸,您去忙吧,我陪着安安。”


秦颢琛满满不信任的眼神看着他。


“爸,放心吧,安安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把我的头给你当皮球踢!”秦千熠竖起三根手指头,发毒誓。


秦颢琛琢磨两秒,看向小奶团,“安安,爸爸需要忙一会儿,你先跟你小哥哥玩,有什么事就立刻喊爸爸,知道吗?”


秦岁安用力地点点小脑袋:“嗯嗯!安安知道!”


她不想耽误粑粑的事情,她是乖小孩。


得到小奶团肯定的回复,秦颢琛再看向秦千熠,“照顾好你的妹妹。”


秦千熠也用力地点点头:“没问题!”


秦颢琛摸了摸小奶团的小脑袋,这才起身离开客厅,朝二楼办公书房走去。


客厅里,只剩下秦岁安与秦千熠。


秦千熠迫不及待地坐到小奶团身旁,伸出手,一会儿碰碰她的头发,一会儿碰碰她的脸蛋儿,一会儿碰碰她的小手手、小脚脚,动作很轻,小心翼翼的,像是在碰着易碎的宝贝。


这就是他的妹妹呀!


“怎么这么小、这么瘦呢?”秦千熠疑惑地皱眉,“安安,你吃得很少吗?”


秦岁安乖乖地坐好,点了点小脑袋,又摇了摇小脑袋,奶声奶气地说道:“安安吃得有一点点多,但是院长说,不可以吃。”


秦千熠的表情瞬变,“不可以吃?凭什么!天塌了都得先吃饱肚子!”


他听明白了。


安安这是在孤儿院里被这个院长欺负了!


秦千熠霍地站了起来,满腔怒火,撸起衣袖,咬牙切齿:“好,真好!”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