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20P:公交车上内裤滑进去了会怎么样

TT

舞台上,苏羽一个劲儿给导播使眼色,可是对方就跟没看见一样。


一曲终了,苏羽刚刚的恐惧全部化成了愤怒,就差把话筒摔在舞台上了。


下了场——


啪!


小说

一巴掌便甩在了助理晓君脸上。


“你是干什么吃的?不是说好假唱我对对口型就行了,现在怎么办?”


苏羽这一巴掌可不轻,打的助理晓君头晕眼花。


可是她也只能忍耐,捂着红肿的脸说道:“本来已经交代过了,我也不知道......”


话音刚落,一阵如天籁般的嗓音陡然入耳。


整个大厅,都回荡着如仙乐般空灵的嗓音。


连苏羽的助理都忘了解释,失神地朝苏羽身后的舞台看去。


可却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下一位选手是谁?”嫉妒的心,仿佛就要把苏羽撕碎。


“好、好像是那个叫一悦的。”晓君颤颤巍巍地说道。


“我不是花钱去找营销号买她的黑料嘛,她怎么还敢......”


话还没说完,穿着仙女裙的顾悦悦便从舞台上方,乘坐着由威亚悬吊的秋千,一路缓缓下落到舞台。


犹如掉入凡间的仙子一般。


而歌声未停,众人却不再为天籁惊讶,而是发现,新秀歌手一悦,居然是个五岁模样的小孩?!


这......


这怎么可能呢!


“一悦是个小朋友?哇,我还一口一个老婆叫着,现在要改叫女儿了!”


“好可爱,好想rua!一悦,我是你的妈咪粉!”


“谁在那里传一悦的绯闻?连小孩都不放过,还是不是人?!”


“哦对了,好像是苏羽!她不是一直是清纯小白花的人设吗?怎么这么有心机!”


......


此起彼伏议论的声音,不仅在比赛会场内进行着,网络上也如火如荼。


舞台旁的苏羽,一口银牙简直要咬碎了!


这个一悦,竟然是个孩子!


自己筹谋布局这么久,居然被一个孩子打败了?!


她不甘心!


“快说!还有什么办法,难道你要让我输给这个小屁孩嘛?你弟弟的学费还要不要了!”苏羽怒吼着。


被捏着把柄的晓君不敢多言,只是颤颤巍巍地说道:“这个比赛......还有场外计票,已经安排人去刷票了......”


听到这话,苏羽总算是放下点心来。


她恶狠狠地看向舞台上的一悦,随即冷笑:唱得好又怎么样?


她有资本有手段,是她这个小屁孩能比的嘛?


说完,便转身朝休息室走去。


另外一边。


在厉宅的大宝顾辰辰也没闲着,从小妹被放出绯闻后,他就开始着手操作。


居然有人敢黑他小妹?


不想活了是不是!


难道不知道他狂拽酷炫的世界第一黑客是出了名的护妹狂魔?


二话不说,先把那些营销号直接一网打尽。


热搜统统控评。


而在操作的同时,顾辰辰发现小妹参加比赛的线上投票网站上,居然有人开始恶意刷票......


“小样儿,还跟我斗?”


几番操作,顾辰辰露出了胜利的表情。


比赛现场。


“我宣布,本次比赛的冠军是——一悦!”


苏羽趾高气昂地坐在舞台下的第一排,却听到了这样一个答案。


满是期待的脸上顿时堆满了不可置信。


她冷静了一下:刚刚自己表现不好,此时要是直接刷票拿到第一,未免太过了。


第二第三也是好的。


可没想到......


一直念到第十九,才是她!


而参加比赛的,一共只有二十个人,有一个还没来!


这意思,她不就是倒数嘛!


她根本没领主席台上的奖,狼狈的转身就走。


可是那些记者那里肯放过她......


“苏小姐,您不是说有信心能拿第一名嘛?”


“苏小姐,您经纪公司手滑提前发出了通稿庆祝您获得冠军后删除,是不是您买通了比赛?”


“苏小姐,您为什么要污蔑一悦呢?”


此起彼伏的质问,让苏羽招架不住,根本无法回答。


她直接上了车,狼狈逃窜。


而余光处,却看见了一悦正被众人簇拥,走出会场。


而她身后,有个熟悉的女人。


那张脸......好像苏笙!


难不成......


......


砰砰。


两声敲门的声音打断了顾辰辰手头的操作,他赶紧收起组装好的微型电脑,躺回床上。


进门的是厉玺寒,他端着一杯牛奶,手上拿着药。


“该吃药了。”厉玺寒递过来,看着儿子的神色,有些狐疑。


虽说这些年他一直找了名医给厉子盛治疗,但是效果寥寥。


他的身体,依旧很虚弱。


可是今天的儿子,面色好像很红润啊。


“放那里吧,我一会儿吃。”顾辰辰瞥了一眼厉玺寒手里的药片,心中不屑。


那种药,妈咪给小白鼠都不用了。


这厉渣男找的医生也太落后了吧?


“我看着你吃。”厉玺寒的语气,不容置疑。


顾辰辰眯了眯眼睛,丝毫不惧的回看男人:“这药谁开的?”


“医生。”


“是苏羽和苏家找的医生吧?”顾辰辰语气里,摆出了直接了当的不屑。


“所以这个药,我不吃。”


男人似是没想到这一层,微微把手收回来,但是眼神中仍有怀疑。


“今天那女人身上的香水,你也闻到了,她没存心害我,你信吗?”


“所以她家找的医生,开的药,我敢吃?”


厉玺寒倒是没想到这一层。


无论她再厌恶苏笙,始终觉得苏家是苏笙的娘家,苏家父母,是孩子的亲外公外婆。


这样的关系,是不会害孩子的。


可是......


“我会再给你找个新的医生。”厉玺寒说道,“这药你以后不用吃了。”


“另外,我会查清楚香水的事情。”


放下牛奶,厉玺寒便出去了。


只是,他紧皱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


为什么,儿子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的儿子,虽然和自己争吵、无理取闹,可是眼中仍有委屈、愤恨。


可是今天,好像眼睛里都是冷漠。


只是在和自己摆事实,讲道理。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屋内,顾辰辰低头重新组装好微型电脑,再度进入网络。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