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浅一深还是九深一浅哪个好,公天天吃我奶躁我

TT

“所以,我就是你的小白鼠?”


苏婳谄媚的走到苏铭跟前,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晃了晃,“哪儿能呐!我第一次做皮蛋瘦肉粥就迫不及待的把第一碗粥给了你,这一碗粥藏满了小妹对哥哥浓浓的爱!”


苏铭:“你要不要照照镜子你说这话有几分真诚?”


她的话让苏铭心里更不爽了,二十几年的兄妹情还不如一个外人。


小说

苏婳举手对天发誓,“我发誓,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发自内心的!谁在我心里的地位都不及大哥来得重要!”


苏铭冷哼了一声,“亏你说得出口,你从来未曾真心给我做过一顿吃的。”


苏婳立马说道:“安排!今晚就安排!哥,你想吃什么,一会儿跟张姨说,张姨买菜,我给你做!”


苏婳一边拍着胸口,一边快速的跑到厨房里把刚才还没有打包好的粥装好。


提着饭盒就朝门口走,还不望对苏铭说:“哥,记得跟张姨说哦!我回来就给你做!”


苏铭:“......”


就差没把敷衍两个字写到脸上了。


张姨被苏婳逗笑,“三小姐这次是真心喜欢封少爷,手受伤都检查要亲自做。”


苏铭听到张姨的话,只觉得满口酸涩。


比起当初她为了齐屿跟家里闹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


......


苏婳达到医院VIP病房外的时候,却被门口的保镖给拦住了。


“我是他的未婚妻,苏婳。”


保镖纹丝不动,“抱歉,苏小姐,没有封先生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进入,除非您有封家的通行证。”


苏婳深吸了一口气,“那你们去跟他说,就说你未婚妻来了,他会让我进去的。”


“抱歉苏小姐,封先生在休息,您请回吧!”


苏婳抿了抿唇,眼珠子一转,想到什么,大声道:“那你们去告诉他,我是来找他谈退婚的!”


“他要是再不让我进去,这婚可就没得退了!”


里面的封时爵果然听到了声音,打开了房门。


苏婳望着他笑,眼睛弯弯似一轮星月。


封时爵看着她的眼睛,冷漠的眼底有片刻的凝固,旋即转身,坐到了病床上,“谈吧。”


苏婳直接忽略了他的话,把手里的保温盒放到了桌子上,“你吃早餐了没有?我给你煮了粥,这可是我第一次煮粥哦。”


苏婳盛了一碗,献宝似的端到他的面前。


封时爵凤眸低垂,冷漠的扫了一眼,“我不想跟你废话。”


“你先吃东西呀!不吃东西怎么有力气谈事儿呀?”


苏婳又把碗往他面前凑了凑。


封时爵掀起眼皮瞥了她一眼,黑沉的眸子中略过一抹厌恶。


他就不该相信她的话放她进来。


“出去!”


“我是你的未婚妻,为什么要出去?我来照顾你有什么不对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苏婳越说嗓音越难过,故意露出委屈的表情。


嘤嘤嘤。


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封时爵视若无睹,“我不想看见你,你要是不谈退婚的事情,就马上出去!”


“过去我只是遵从家里的意愿,对你客气,女人对我而言可有可无,你在我这里,也并不重要,退婚对我们彼此都好,还各自一个自由,你也不用顶着我未婚妻的名义跟齐屿在一起,免得给你自己惹麻烦。”


封时爵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晚上在床上时苏婳看自己的眼神。


那种蚀骨的恨意,他只要一闭上眼睛,仿佛都能清晰的看见。


那一刻,他才明白,自己这些年的坚持是错的,只有退婚才是对彼此最好的结果。


这是她重生以来听封时爵说过最长的一段话,却冷到了骨子里。


但苏婳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即使封时爵对自己再冷酷无情,她也坚持不懈。


“我表现得还不明显吗?我在追你呀!你现在不爱我没有关系,我会让你爱上我的,我们不退婚!我今天来是跟你商量婚期的!”


苏婳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了床边,靠他很近,“你觉得农历六月初六这个日子怎么样?挺适合结婚的,哎呀,再过十几天就是520了,要不我们那天去把结婚证领了好不好?”


封时爵只觉得她越说越离谱,满嘴跑火车,苏婳就是个满嘴谎言的骗子!


那天停车场分别后,他回去想了很多,辗转难眠,他几乎相信了她说的话,第二天去苏家退婚的时候,他甚至还抱了一丝希望,倘若她真的改变了,跟齐屿一刀两断了,这婚就不退了。


可是他忘不了她在电话里和齐屿说的那些亲昵的话,仿佛被人狠狠的抽了一耳光。


封时爵掀起阴沉的眸子,“滚出去!”


苏婳撅起嘴皮子,气鼓鼓的说,“那我就到网上说,封时爵睡了我不认账!”


封时爵脸都快要被她气黑了。


苏婳见他似乎真的生气了,又嬉皮笑脸的凑到他面前来,把手心里的伤给他看,“好疼啊,你给我吹吹好不好?”


封时爵撇开了脸,“你是想自己出去还是让保镖把你扔出去?”


苏婳急了,凑他更近,“封时爵,这可是追你的时候摔伤的,你都不心疼吗?”


她把手挡到了他的面前,他抬手就要挥开。


苏婳用另一只手把他压制住,准确无误的扣进了他的手掌心,十指相扣。


她眼里露出狡黠的笑容,死死的把他按住,不让他抽出。


封时爵用另一只去推她,又被她十指紧扣,她手里有伤,他不敢用力,怕弄疼了她。


苏婳看他不能动弹了,佯装出重心不稳的样子,往他身上一摔,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她嗓音轻如羽毛,一下下的撩拨着他的心,吐气如兰在他的喉结处。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