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玩,他像疯了一样占有了她

TT

半路把许知扔到酒店,然后让助理小鱼送了衣服过来。


许知也泡在浴缸里,清洗自己。


宋霜寒打开门走出去之前,对小鱼说:“她洗不干净别让她去摄影棚。”


小鱼呐呐。


宋霜寒还在骂:“真是被她恶心死了。”


说完离开,房门摔得震天响。


小说

显然,他非常非常非常生气。


小鱼在他走后,轻轻敲浴室的门。


许知有气无力的开口:“进来。”


小鱼是刚从舞蹈学院毕业的应届大学生,是宋霜寒的远方表妹,还在助理实习期内。


她有些摸不准自己这个表哥今天抽什么风,就问许知:“嫂子,您惹到她了?”


许知扶了扶脑袋,道:“我脑震荡后遗症有点严重,他开车太快了,我就吐她身上了。”


小鱼被吓到:“吐他身上了?”


“嗯。”


许知应声。


小鱼道:“我记得小时候有个亲戚喝酒洒在他的身上了,这么多年都没见他再见过那个亲戚。”


许知昏昏欲睡:“那他今天应该不想见到我了,我不去摄影棚了,你们看着他点,别让他太有自己的想法,他就是个模特,别让他跟摄影师思想碰撞发展成武力试探。”


小鱼点点头:“嗯,知姐,我要不要扶您出浴缸。”


“不用了,水还热,我再泡会儿,你去吧。”


小鱼点点头,从酒店离开了。


许知泡了一会儿,就穿上浴袍,擦了身体乳,去酒店的大床上躺下了。


她最近很乏力,想要好好休息一会儿。


但是刚睡了没多久,就被一通铃声吵醒了。


那边是小鱼焦急的声音:“知姐,您快过来吧?我......我......”


她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许知还有些困,闭着眼睛,抱着被子问:“他跟那个鬼才摄影师意见不合?”


“嗯。”小鱼焦急道,“摄影师要求他不穿衣服拍,他不同意,差点把摄影棚砸了,宋总要求他按照摄影师的要求拍,他这会儿不配合,正把自己关在休息室里不出来呢。”


许知觉得伤脑筋,但是懒得过去。


她跟宋霜寒结婚三年多,其实不只是生活上融入在了一起,工作上也有些不好迅速分割。


但是,既然离婚了。


早晚要分割开。


凡事都有第一遭,她想了想,道:“给邵友谊打电话,她是霜寒现在的朱砂痣,以前的白月光,劝了管事儿。”


小鱼听见她说的,还有些不太确定:“知姐,您真的不来吗?以前都是您才能搞定他。”


“时代变了,你得与时俱进找邵友谊。”


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然后继续睡觉。


谁知道,过了半个来小时。


小鱼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不行,您赶紧来吧,知姐,他知道邵友谊来摄影棚了,更生气了,让我把邵友谊送走了,还点名要你过去,不然就让你赔违约金。”


“违约金一千五百多万,是不少。”许知想了想,虽然离婚后她有五个亿,还有星皇百分之三的股权做长期饭票。


可是,她也不想拿出一千五百多万给宋霜寒收拾烂摊子。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