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了一位20厘米的客人 贴墙躺在床上双腿叉开能减肥吗

TT

苏婉婉越想越是恼火,没走出几步,她眼睛里闪过一丝狡诈的光,随即身子一歪,捂住脑袋身子向后仰去。


“深哥哥,我头好晕......”


这个距离,顾霆深一伸手就能扶住她。


小说

可直到她砰的一声以头抢地,顾霆深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让林医生把医药箱送到小小姐门口。”顾霆深抱着顾若暖,一边上楼一边道,“小暖,爹地帮你上药好不好?”


顾若暖这才止住哭泣点了点头。


“顾少,那......苏小姐怎么办?”管家应声后,看了一眼还在装晕的苏婉婉,询问道。


顾霆深虽然不待见苏婉婉,对她的袒护和包容,却是一般人都享受不到的。


与苏婉婉有关的事,他自然不敢擅自决定。


“给她叫救护车。”


顾霆深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头都没回,就迈大了步子。


苏婉婉简直要气炸了。


林医生是东国最好的医生,现在就在这里,顾霆深却让管家给她叫救护车!


这是有多嫌弃她?


五年前,她本想让苏卿自生自灭,哪知,这贱人命大,竟被送去了医院!


顾霆深也放下所有工作,从外地赶了回来,那时,苏卿已经生下了这两个小杂,种。


她生怕顾霆深会查出她做的那些事,便抱走了两个孩子,并伪造出了“绑架”现场。


这五年来,凭着这两个小杂,种和顾霆深对苏卿的愧疚,她从顾霆深这捞到了不少好处。


但是,自从顾若晨和顾若暖会说话后,不仅疏远她,还总是坏她好事。


若非这两个小杂,种还有用,她早就宰了他们了!


顾霆深将顾若暖抱回房间后,顾若暖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小暖,痛不痛?”顾霆深小心翼翼的给她上药,动作熟稔还不忘随时关切的追问。


“不痛。”顾若暖摇头,用恳求的语气道,“爹地,你不要娶她好不好?”


“刚才她欺负你了?”顾霆深动作微微停顿。


顾若暖眼含泪花。


刚才,苏婉婉一进她房间,就把她拎了起来,对她又拧又掐,还用把她从楼梯上丢下去威胁她。


类似的事情,已经有很多次了,可是,苏婉婉装惨扮可怜的手段实在太高了。


就算她如实说了,爹地也只会禁止苏婉婉见她,不会处罚坏女人。


想到这里,顾若暖的情绪变得激动,“爹地,我不喜欢她,她是坏女人!!”


“小暖不要乱动,伤口会痛。”顾霆深连忙按住她。


“那爹地答应我不娶她好不好?”


“大人的事你不懂。”顾霆深沉默许久,宠溺的揉着她的脑袋,“小暖乖,爹地向你保证,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了好不好?”


顾若暖杏眸垂了下去,她紧咬嘴唇,不再言语。


苏卿和舒媛相见甚欢,直到后半夜,才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舒媛有一个杂志封面需要拍,早早地出了门。


苏卿则是被一阵急促的砸门声吵醒的。


“妈咪,外面怎么了?”小豆包也腾地一下从地板上坐了起来。


“小豆包,你先回房,妈咪去看看。”苏卿眸色一沉。


昨晚顾霆深给她打电话时,她已经到了清园附近。


难道那狗男人是定位了她的手机,知道她就是南絮了?


苏卿警觉的走到门口,她刚开门,几个保镖就冲了进来。


“你们想做什么?”她警觉的盯着将她团团围住的保镖。


这时,苏婉婉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看清苏卿模样后,她有一瞬的恍惚。


这女人怎么和苏卿那贱人那么神似?


“你......你是南絮?”苏婉婉仔细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试探性的问。


“是又如何?”苏卿冷冷的迎上她的目光,故意道,“你是什么人?”


这声音,这眼神,都让苏婉婉有种熟悉的感觉。


不过,这女人不认识她,应该和苏卿那贱人没有关系,


“我是谁不重要。”苏婉婉又恢复了方才的颐指气使。


她从包里取出一张卡,丢到苏卿近前,“听说你医术还行,这里面有五千万,给我救个人。”


“既然你知道我是南絮,五千万就想请我治病?”苏卿冷冷的勾了勾唇。


几年不见,苏婉婉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抠搜,给她女儿治病,就这点诚意?


“我让你救人又没说让你治好,五千万不少了。”


苏婉婉梗了梗脖子,凑近她,“当然,如果你肯按我的吩咐办事,我可以每次给你五千万。”


苏卿眸色更冷了。


让她救人不用治好,还按次数给她钱?


虎毒还不食子呢,苏婉婉竟恶毒如斯!


“如果我不答应呢?”苏卿冷笑出声。


她从未想过对苏婉婉的孩子下手,这会儿又怎会帮苏婉婉利用孩子谋利?


苏婉婉的脸色变得阴狠,恶狠狠地盯着她,“南絮,这里可是东国!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东国首富顾霆深的未婚妻,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是吗?那得看你有没有请我吃酒的资格!”苏卿眸色一深,冷哼一声。


“好!这是你自找的!臭表子!今天就算是绑我也要把你绑走!”苏婉婉瞬间跳脚。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她抓起来!”


她一声令下,几个保镖立刻向着苏卿攻击而去。


苏卿淡淡的抬眸,看着一窝蜂冲过来的男人,她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只见她一个侧身躲闪,随后抬腿伸拳,几根银针甩出,那行云流水的动作,让人应接不暇。


不过眨眼的功夫,几个健硕的保镖,便被打倒在地。


“我花这么多钱雇了你们,你们连个女人都抓不住?”苏婉婉恼羞成怒,对着她脚边的保镖用力踹了一脚,“废物!赶紧起来!”


“他们是废物,那你呢?苏婉婉!”


下一瞬,苏卿就闪身上前,揪住了她的衣领。


冷厉的声音响起,苏婉婉被她气势震慑住,脑海中不觉浮现出苏卿那张熟悉的脸。


据她了解,南絮是第一次来东国,又怎会知道她的名字?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