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到了甜头两人每天都会想方设法 浪货 这么湿 趴好H

TT

许妍惊恐的看着顾哲宇,她知道顾哲宇不是开玩笑的。


害怕的跪在地上,许妍卑微又无助的恳求。“顾哲宇,我答应你们的事情一定会做的,你放过我,给我几天时间好不好,求求你,求求你。”


她只是想要回来,陪陪孩子。


就几天也不行吗?


“妍妍!起来!他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夏城心疼的看着许妍。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小说

曾经的许妍,如同养在温室的白玫瑰,可如今......


“不能把你们怎样?”顾哲宇笑了。“夏城,你是不是对这个社会一无所知?”


抬了抬手,顾哲宇的保镖就冲了上来,冲着夏城一拳就打了过去。


夏城人高也健硕,常年在工地干活,自然是能打的。


可顾哲宇的人多,五个保镖打他一个人,很快就落了下风。


“别打了......顾哲宇,顾哲宇我求求你,别打了。”许妍哭着跪在顾哲宇身前,求他停手。“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你放过我哥,求求你。”


“别求他!”夏城失控的喊着,想救妹妹,可他挣脱不开这些保镖。“有本事就让他打死我。”


“我想怎么对你都可以?”顾哲宇捏住许妍的下巴。“你可真够贱的。”


“别碰我妈妈!”夏夏扑上来,一口就咬在了顾哲宇的手背上。


顾哲宇眼眸一沉,看着眼前这个小野种,扬手就想打。


“啪!”那一耳光没有落在夏夏脸上,而是打在了许妍脸上。


许妍一把扯过夏夏,警惕又愤怒的看着顾哲宇。“别动我儿子。”


如今的顾哲宇,真让她恶心。


更让她恶心的是,她曾经爱过这个男人很多年。


见许妍护着那个野种,顾哲宇的怒意更加浓郁。“许妍,到现在了,你还不肯告诉我,那个野男人是谁?让你这么护着他的野种!”


顾哲宇恨许妍,始终不肯告诉他野种的父亲是谁。


许妍紧紧的护着夏夏,母子两人都像是随时都要咬人的兽。


见许妍不说话,顾哲宇更怒了。“把他俩,都给我带回去!”


“妍妍!夏夏......”


夏城冲上来想拦着,被保镖一棍子打晕在了地上。


“哥!”许妍哭喊的想要冲过去,却被人强行塞进了车里。


顾哲宇说得对,他们无法对抗权势。


这辈子,都活该被他们踩在脚下。


车子停在顾家别墅门前,许妍警惕的抱紧夏夏看着顾哲宇。“你想做什么?”


“这一个月,哪里都别想去,乖乖留在这,把身体养好,一个月以后,给雪落捐S。”顾哲宇下了车,甩了甩被夏夏咬破的手。“狼崽子。”


“少爷......您有没有发现。”司机下了车,在顾哲宇耳畔小声问了一句。“这孩子,其实挺像顾家人?”


顾哲宇愣了一下,下意识回头去看车里不肯下来的小东西。


眉宇间,确实像顾家人。


但很快,顾哲宇的脸色又沉了下来,冷声警告司机。“你话太多了!”


顾哲宇很清楚,他从没有碰过许妍。


曾经,他和许妍谈恋爱的时候,把她视若珍宝,想着不到结婚的那一天,绝对不会碰她,倒是她耐不住寂寞,和别的男人早就有了关系!


“下来!”保姆去叫夏夏下车,夏夏像只小狼崽躲在车里,说什么都不下来。


保姆没了耐性,扬手要打夏夏,被夏夏咬伤。


“小畜生,你敢咬我。”保姆拿起扫把要打夏夏。


许妍下意识将孩子护在怀里,那一棍子打在了许妍后背,很疼,但她习惯了。


“吵什么呢?”


顾家二楼,一个男人站在阳台声音低沉。


保姆惊恐的转身,连连道歉。“大少爷,抱歉,是我唐突了,打扰您休息。”


男人蹙了蹙眉,视线落在顾哲宇身上。


“哥......你怎么回来了?”顾哲宇心口也紧了一下,顾臣彦平日里从来不回这个家的,今天怎么回来了?


“怎么?我不能回来?”顾臣彦冷声质问。


顾哲宇赶紧低头。“我不是那个意思。”


海城的人都知道,顾家不是谁都能轻易攀附的,而整个顾家,都靠顾臣彦撑着。


这个男人,无论是能力还是家世背景,都是海城所有人招惹不起的存在。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