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对夫妻一起旅游互换的说说句子:被老外做的下身都肿了

TT

“大宝小宝看见你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你家那两小鬼真的,长的又好看,脑袋又聪明,特别是那家大宝长的跟那个姓唐的真的太像了,要不是知道不可能,我都快以为....”

姚婉娜见顾笙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果汁,并不是很想谈论这件事,也就停了下来。

“顾笙,那你回来了在那个医院上班?”

“在帝都第一医院神外科当主任。”

小说

姚婉娜刚喝到嘴里的酒水喷了出来:“啥?主任?那帝都第一医院那些老顽固会服气?”

“不服气,就打到他们服气。”顾笙抽出一张纸递给姚婉娜,轻轻挑起一抹笑。

姚婉娜服气的竖起一根大拇指:“还得是你。”

顾笙将最后一口果汁干掉,站起来道:“先走了,下次再聚。”

路上静悄悄的,只有顾笙一个人悠闲的溜达。

不远处花坛里微弱的喘息声引起了顾笙的警惕。

“什么东西??”顾笙缓缓靠近,只见地上躺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呼吸微弱。

不是吧!我怎么总能碰上怎么奇奇怪怪的事呢?在Y国时遇上黑手党内斗,救了黑手党教父,去A国时又顺手了救个公爵,这又是何方神圣???

顾笙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作为医生的她,还是决定上前看看:“是他?”

“枪伤?这是惹了谁啊!在华国这个枪支管控这么严格的地方还能中枪?”顾笙简单的查看一下男人的情况,摸到小腹一处正在流血的伤口。

突然,顾笙的手一痛,只听见男人捏住了她的手,用虚弱的声音道:“你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救你呗,今天晚上能遇到老娘,算你幸运。”顾笙漫不经心的说着,手却记仇似的狠狠的按了一下伤口。

“呃..”男人额头上不断的冒着冷汗。

顾笙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扛回酒店,一路上也算顺利,没遇上什么人,也是这大半夜的,除了她谁还在外面闲逛。

“真是重死了,以后少吃点。”顾笙将他丢到了床上,揉着肩膀吐槽道。

大宝小宝看自家妈咪扛了个人回来,都好奇的围了过来。

“诶?是机场的帅叔叔,妈咪,你真的把帅叔叔绑回来当我爸爸了啊!”小宝看着床上的唐墨淮,好奇道。

“胡说什么呢?绑人是犯法的,你妈咪我这是救他。”顾笙说着又拍了拍唐墨淮,“喂!事先说好,我救一个人酬劳至少是八位数哦!”

大宝趁着没人注意他,偷偷的揪了一根唐墨淮的头发,捏在手里。

“勒索也是犯法的。”毒发的疼痛将唐墨淮折磨的颇为狼狈,他视线模糊不清的看着床边的两个小萝卜头和狮子大开口的女人,强忍着说道。

顾笙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撇嘴道:“那我就只好把你扔回路边了,能不能活就要看运气咯。”

突然,唐墨淮眉头紧锁,薄唇紧抿,整个人微微颤抖,似乎再也压抑不住的抽搐起来。

顾笙察觉不对,俯身查看:“喂、喂,你怎么了?”

“唔...痛...”唐墨淮呓语着,整个人都颤抖着缩成一团。

“大宝,去把妈咪的秘制的止痛药拿来!!!”顾笙转头吩咐。

或许是血缘的关系,大宝的脚步不再淡定,飞奔出去:“妈咪,给!!”

唐墨淮吃了药,渐渐的不再颤抖,只是依然面色苍白,眉头紧锁。

“大宝小宝,你们先出去。”

“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顾笙道,因为她研制的止痛药和麻药药性相冲。

手术刀划破皮肤,露出嵌在血肉里面的子弹。

“叮!”子弹被扔在了铁盘里,缝合,上药,唐墨淮一声不吭。

“你还挺能忍的嘛。”顾笙双手抱胸,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床上假寐的男人。

“手机。”唐墨淮闭着眼淡淡道。

“干嘛?”

“打电话。”

“喏,不准乱看,还有记得给钱。”顾笙将手机解锁递给他后,识趣的出了房间。

唐墨淮拨通电话,顾笙突然又探头进来,唐墨淮目光凌厉的看向她。

顾笙瞪了唐墨淮一眼:“这么凶干嘛?我是来告诉你地址的,免得你的手下到时候又找不到地方,记得团团转。”

“谢了。”

顾笙惊讶的挑了挑眉,道:“呦,还知道说谢谢啊!”

“喂??”电话那头穿来声音。

“是我,内奸抓到了吗?”

“老板?那人是抓到了,但他死活不肯招是谁指使的,对了,您怎么样?今天正好是你旧毒复发的时候.....”

“我没事,来金缕大酒店A2010套房接我。”唐墨淮不愿多解释,末了又补充道:“把一起支票夹带来。”

翌日

顾笙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来到隔壁房间,果然唐墨淮已经离开了,只有一张支票被孤零零的留在桌上。

顾笙拿起支票,看着上面的数额:“嗯..五千万,挺大方的嘛,这笔买卖不亏。”

“大宝小宝快点起床了,今天妈咪请你们去吃大餐。”顾笙站在门口喊道。

“什么!!!妈咪请吃大餐??还有这种好事?”小宝听到这两个字,咻的一下就坐起身。

“你妈咪有这么小气?你妈咪我呀,昨天又大赚了一笔。”顾笙把支票甩的啪啪做响。

大宝也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想了想问道:“妈咪,那昨天那个男人没事吧!”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