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好会夹啊拉丝:女朋友喊疼男生的心理活动知乎

TT

江淮对宋敬臣本来就有不满,索性直接放了这个项目,可不到两天,他竟然收到法院的传唤,说是启源资金上的往来涉嫌违规,让他协助调查。


启源的资金链到底有没有违规,江淮心里比谁都清楚,怕不是宋敬臣那小子背后摆了他一道。


出了事,最着急的不是江国城,而是江阴。


小说

虽然江淮被带走前说了让她别担心,但经历了上一世的江阴怎么可能放心的下。


她想救江淮,脑子里第一个嘣出来的人就是商越,按照商越的势力,把江淮从法院里捞出来应该不成问题。


可就当她准备给商越打电话的时候,先接到了宋敬臣的来电。


皱了皱眉,江阴毫不犹豫地挂断电话,可下一秒,她又收到了宋敬臣的短信。


短信上只有五个字——想救江淮吗?


江阴手一紧,死死地捏着手机,盯着那条短信心烦意乱,正当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宋敬臣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


犹豫再三,她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宋敬臣!”


这三个字就像是从齿缝间挤出来似的,江阴语气里都是怒意。


宋敬臣轻笑一声,轻佻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


“别生气啊,我可是来帮你出主意救江淮的。”


“你会这么好心?”


江阴冷笑。


没想到听了这句话,宋敬臣不仅不气,反而笑的愈发开心,隔着电话都能听到他的得意。


“怎么不会?再怎么说江淮也是我小舅,于情于理,我也应该帮帮他,你说呢?”


江阴皱着眉头提醒他。


“宋敬臣你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这事儿不用提醒,他也知道,但......


宋敬臣眸子里泛着精光,蓄谋已久的开口。


“如果你真想救江淮,就来宴遇见我,若是不来......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手头握着的这些证据,可是足够江淮吃一辈子牢饭的。”


“你!”


宋敬臣像是笃定了江阴会来,没给她再次开口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而江阴明知道这是场鸿门宴,偏偏牵扯到江淮,愣是不顾一切的赴了约。


江淮不能出事。


宋敬臣早就在包厢里等着了,掐准了时间,在江阴进来的那一刹看了眼表,二十分钟分毫不差,来的还真是及时。


“证据呢?”


包厢的光线很暗,江阴看不清宋敬臣的表情,但她能明显感受到他的视线在打量自己。


出门的时候太着急,江阴连外套都没穿,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吹了一路的冷风,这会儿停下来才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凉意,忍不住摩挲了下手臂,冻得嘴唇都有些发白。


宋敬臣的目光在她微微敞开的领口处流连了片刻,心情大好,起身攥紧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


“别急,老情人见了面叙叙旧不为过吧。”


“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江阴没了耐心,用力甩开他的手,后退一步跟他拉开距离,清冷的眼神里都是对他的排斥与厌恶。


宋敬臣也不急,慢悠悠的倒了一杯干红,在眼前晃了晃递到江阴面前。


“喝了,喝完我就告诉你。”


且不说江阴酒量差这事儿宋敬臣知道,他这杯酒可就没给江阴留情面,这么满一杯酒,江阴要是真硬干了,不晕过去也得出事。


两人僵持着,江阴不接,宋敬臣就一直举着,反正他有的是时间跟她耗。


宋敬臣耗得起,可江淮耗不起。


江阴黑着脸接过酒杯,“我喝了,你就会把证据交出来?”


“当然。”


宋敬臣笑的奸诈。


江阴明知宋敬臣不安好心,可心里记挂着江淮,也没多想,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这种不要命的喝法倒是头一回见,她知道这红酒后劲大,要真慢慢品的话,怕是醉的更厉害,索性先喝了拿到证据再说。


可她算错了,宋敬臣上辈子是个小人,这辈子也好不到哪去。


他给江阴的这杯酒早就加了料,酒劲加药效,见效极快。


还没等江阴喝完,脚跟已经站不稳了。


她晕晕乎乎的跌倒,正巧跌进了宋敬臣怀里。


“啧啧,酒量可真差。”


宋敬臣得了便宜还卖乖,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嘲笑江阴的酒量,伸手在她白皙泛红的脸上轻轻摩挲。


江阴不傻。


她当然知道酒劲不可能这么快就上头,想来想去就只有一种可能,她又被宋敬臣算计了。


可恶!


江阴怒急攻心,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硬是推开宋敬臣,然后抬手一挥。


“啪——”


这一巴掌,江阴可是卯足了劲。


宋敬臣没想到江阴还有力气反抗,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


“宋敬臣,你可真是令我恶心!”


江阴气的浑身发抖,但她更气的还是自己。


明明有了前世的教训,宋敬臣是什么样的人,她应该比谁都清楚,可为什么还会不设防的喝下那杯酒,为什么还会鬼迷心窍地相信他会救江淮!


而宋敬臣也红了眼,他自诩不是什么好人,但听见江阴这样说,心底还是膈应。


伸手揪着江阴的头发把她拉到跟前,眼底都是愠火。


“你觉得我恶心?那你自己呢!看看你跟姓商的干的那些破事,别以为被媒体压下来我就不知道了,江阴,你自己做过什么不是门清吗?跟我在这儿装什么清高呢?!”


江阴忍着体内一阵又一阵的躁动,听着宋敬臣不加掩饰羞辱的话,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让她控制不住地吼出声。


“闭嘴!”


然而她的这幅样子却被宋敬臣误会。


“怎么,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


宋敬臣有些洋洋得意,自诩戳中了江阴要害,连眼神都带着高傲凌人的不屑。


手中的动作越发的不规矩起来,眼看衬衫上的纽扣落尽他手里,一个个被解开,露出大好春光......


另一边,商越打不通江阴的电话,找人都要找疯了。


等手机定位结果出来,看到江阴的位置显示在宴遇的那一刹,商越S人的心思都有了。


他风风火火赶到宴遇,进门后就看到这么一幕。


漂浮无依的江阴被宋敬臣按在身下,因为愤怒小脸憋得通红,正费尽心思跟宋敬臣纠缠着。


商越丝毫不怀疑,要是他晚来一秒,江阴这衣衫不整的模样就会葬身在宋敬臣手中。


这场景刺的商越眼睛发红,他顾不得后果,抄起桌面上的酒瓶子直接砸在了宋敬臣的脑袋上,趁他从江阴身上摔下去的时候,先一步把人揽进了怀里。


摸着江阴湿漉漉的脑袋禁不住后怕,把人抱得更紧了。


宋敬臣没想到商越会出现在这儿,到手的好事被人搅黄,脑袋上还被开了个瓢,再加上先前在宋家的事,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