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天天吃我奶躁我的在线观看 用舌头舔

TT

顾寒城微微点了点头,“海伦老师,我给言言新请了个保姆,你和言言上课的时候,她在一旁侍候,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吩咐她。”


“好的。”海伦朝南栀望去,微笑着点点头。


南栀也露出一丝笑意回应。


“我先去公司了,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好的,顾先生。”


顾寒城站起身,走到南栀面前,警告地看向南栀,“配合好海伦老师,不要让我听到你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顾寒城走后,海伦老师没有急着上楼,反而上下打量着南栀。


南栀的身上穿着保姆的服装,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都与保姆完全不相干,这让她感觉到一丝危机感。


小说

她已经正式接手言小少爷的治疗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了,一点进展都没有,顾先生突然请多一个保姆,还这么年轻漂亮,是不是想换掉她?


南栀也在打量着这个海伦老师,这个老师的眼神让她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身为孩子的心理老师,首先要有很强的亲和力不是吗?怎么她感觉这个海伦老师看着她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敌意。


“南小姐,你先侍候言小少爷起床吧。”海伦突然开口。


“好。”南栀马上点点头,朝楼上走去。


海伦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也跟着南栀走了上去。


来到二楼,南栀停在顾慕言的房间外,抬手敲了敲门。


里面立即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是门锁落锁的声音。


房门被顾慕言从里面反锁上了。


海伦每天过来都要经历一遍这样的事情,而且,言小少爷还有很严重的起床气,稍有不慎,这个小魔王就要爆发了,任谁都没有办法,只有顾寒城能震得住他。


今天,这个难题就由南栀来解决了。


南栀再次敲了一下房门。


接着,就是一阵有力的回应。


顾慕言从里面踹了几下门表达他的不悦。


“南小姐,马上过了用早饭的时间了,顾先生要是知道言小少爷连早饭都没有吃上,肯定会生气。”海伦在一旁提醒道。


南栀感觉得出,海伦在故意刁难她。


这样的事情肯定不止发生一次了,海伦却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的头上。


南栀露出一丝笑意,“海伦老师,请问你平常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吗?我第一天侍候言小少爷,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言小少爷同意我们进去的时候,他会自己打开门,一般不会等太久。”


南栀对这句话持怀疑的态度。


顾慕言就站在门后,外面的谈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外面没了动静,这才转身回到自己的小书桌前,拿起笔在一张张白纸上画着。


顾老爷子就这么一个重孙子,疼到心坎里,南栀被顾寒城关起来之后,言言一直都是由顾老爷子亲自养育。


直到言言三岁多了,还不开口说话,顾老爷子急了,这才听从顾寒城的话让言言搬到顾寒城这里生活。


顾老爷子的想法是,不能和妈妈在一起,和爸爸多接触一下也好。


南栀没有再敲门,而是对着里面柔声说了一句:“言小少爷,我就在外面等着,如果你同意我们进去了,就把门打开好吗?我会一直在这里守着的。”


海伦笑了。


这个南栀真是太蠢了。


等?等到天黑,言小少爷也不会把门打开!


“南小姐,除非是顾先生在,否则,小少爷绝不会离开房间,这种情况,属于比较严重的心理障碍,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治疗经验?”


南栀听到心理障碍这个词汇时,皱了一下眉头,从内心深处排斥这个词。


“每一个孩子都是不同的,也许言小少爷就是喜欢独处,不喜欢被人打扰,我想请教一下海伦老师,这个心理障碍,你是怎么定性的?”


面对南栀的反问,海伦的脸色一阵僵硬。


“南小姐好像挺专业的样子,像你这样,想要借言小少爷上位的女人我见得多了,你就别白费心机了。”


“海伦老师,这就是你的职业素养吗?”南栀反问道。


突然,屋里传出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接着又是一阵混乱!


南栀急着敲门,“言小少爷,你怎么了?快把门打开!”


海伦也上前一步,手摸向口袋,突然放开了手,也跟着敲门,“言小少爷,我是海伦老师。”


她的身上就有一把偷偷藏的备用钥匙。


要是每一次都等顾慕言开门,她早就被炒鱿鱼了。


她有钥匙的事情,顾寒城都不知道,所以,这一次,她不打算拿出来,要是顾慕言出了什么事,这个南栀立即卷铺盖走人!


屋里的声音还没有停止,南栀担心的直想破门而入,她试着撞了几下,都没能把门撞开。


海伦立即拨通了顾寒城的电话。


“顾先生,不好了,言小少爷可能是太排斥您新请的保姆,不仅不开门,还在屋间里摔东西,我真担心他会伤着自己,顾先生,请您回来一趟吧。”


顾寒城眉心一紧,吩咐司机,“马上回去!”


海伦挂了电话,看着急得不行的南栀。


等顾先生回来,南栀就等着被扫地出门吧!


南栀的心里,只有顾慕言的安危,哪怕顾慕言在屋子里摔东西,一不小心,也会伤到他自己,她不太了解顾慕言,生怕他再有自残的倾向。


想到这里,她立即跑下楼找到保姆。


“有没有言小少爷房间的备用钥匙?”


保姆摇摇头,一副让南栀自求多福的表情。


南栀再次跑上楼,听着房间的动静。


屋里安静下来了,可能能摔的东西都被顾慕言摔完了,但是,顾慕言的情况,不得而知。


“言言。”南栀失声喊道,“你没事吧,言言?”


突然,一只手拽住南栀后脖颈上的衣服将她甩了出去!


“言言,开门!”顾寒城站在门口,朝屋里怒声喝道。


门开了一条缝隙,顾寒城推门而入。


屋里一片狼藉,白纸落了一地,床上的东西全都被扯了下来,书桌和板凳也是倒着的。


顾慕言穿着一套连体的睡衣,光着小脚,站在这一片凌乱中。


南栀也走了进去,看到顾慕言没有受伤,暗暗松了一口气。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顾寒城怒声喝道。


南栀立即退了出去。


海伦的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走了进去,还没有开口,顾慕言就气呼呼地跺了一下小脚。


“海伦老师,你也出去!”顾寒城再次说道,明显克制了一下情绪。


海伦立即退了出去。


顾寒城走到顾慕言面前,蹲下身和顾慕言平视,然后抬起手抚在顾慕言的肩膀上。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