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睡你1∨1吧顾长渊 林静公交车被做到高C的原因

TT

邵正扬张了张嘴,双手紧握低垂着头:“我家里有事走不开。”


昨晚邵清弈吐血的那一幕,深深的印入了他的脑海。


邵清弈到现在还昏迷不醒,昨晚回去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


因为这件事,他被罚跪了一夜。


邵家的人谁还有心思来参加周乐悠的生日宴,就连他都不想来。


“正扬,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什么事情一定要今天去做么?”


周夫人有些生气,邵正扬的话一听就是借口,可请柬已经发出来了,不能因为邵家不到场,就临时取消。


“对不起,周伯母。”邵正扬一夜没睡,眼里满是血丝,“我妈说,过几天会来商量我和乐悠的事情,还请您见谅。”


周夫人握着周乐悠的手安抚她,哪怕再生气她也没有表现出来。


“既然这样,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小说

邵正扬再次道歉,甚至都没看周乐悠一眼便告辞离开了。


周乐悠望着邵正扬的背影,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模样,红着眼睛问。


“妈妈,邵伯伯他们是不是不喜欢我?”


周夫人太阳穴一阵抽疼,安抚道:“没有的事,正扬不是说了么,他家里有事走不开,过几天再来商量你们的婚事。”


周乐悠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为什么偏偏是今天有事走不开?


昨天那不安的预感变成了现实。


想到昨晚邵正扬看周思柠的眼神,肯定是邵正扬反悔了,所以才找这么一个一听就是假话的理由。


周思柠!


周乐悠抬头狠狠的瞪着正若无其事吃着早餐的周思柠,手指紧紧一握。


明明周思柠已经被赶出周家成了村姑,明明她只是穿着一套再普通不过的运动衫,那怕自己穿着一身的奢侈品牌,可还是比不过她。


尤其是这张脸,甚至比五年前更好看,更精致。


好看到让她恨不得想要撕烂它!毁掉它!


周思柠一抬头就对上周乐悠那张因为嫉恨而扭曲的脸,她愣了一下,随后淡漠的收回视线。


“周思柠!”一脸漠不关心的神情刺激到周乐悠突然尖叫起来,吓了周夫人一跳。


“悠悠,你怎么了?”周夫人一脸紧张的望着她。


周乐悠嫉妒得快要发疯了,有周老夫人给周思柠撑腰,她什么都不能做。


最后周乐悠红着眼睛抱住周夫人,委屈的低泣。


周夫人拍拍她的背,温声细语的哄着。


看到这一幕,周老夫人有些担心的看着周思柠,心中暗叹了一口气,不由得沉思起来。


思柠虽然不是亲生的,可好歹一起生活了十三年,这么优秀的孩子都不喜欢,看来是周家没这个福分。


血缘关系就真的那么重要么?


周思柠吃完了早餐,正低着回复群里的消息。


林教授:[思柠,土收到了吧,这本来就是你的假期,你说说你,小小年纪怎么就成了工作狂可不好。]


易怀安:[小思柠果然敬业,休假都不忘工作,听说你回周家了,怎么样,有没有不长眼的人欺负你。]


罗子平:[谁敢欺负小思柠,我第一个不答应,老三是不是在京都,听说周家要举办生日宴,老三可以去周家看看小师妹@易怀安。]


周思柠打字回复:[土收到了,易师兄别来。]


易怀安:[小思柠,师兄去给你撑腰,周家那些人不长眼,还以为你好欺负,你别怕。]


周思柠:[我不怕,你别来。]


今天不是她生日,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天。


李安明姗姗来迟的问了一句:[教授说的土不会是前段时间在无人岛带回来的土吧?]


罗子平:[据说那座无人岛是一处灵地,不仅在岛上发现了稀有品种的药材和植物,不管是岛上的植物还是动物,都长得非常好。]


林教授:[没错,经过测试这座无人岛没有受过污染,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上面已经接管无人岛,不久后无人岛就会成为培育基地。]


群里一共有二十多个,听到林教授这么说,顿时就兴奋了起来。


周思柠没再发言,看到大家兴奋的不断刷屏,她的唇角露出一抹开心的笑来。


真好。


......


生日宴是晚上,周思柠换回了运动衫准备去把搬过来的土整理一下。


刚走到楼梯口就碰到了周乐悠,周思柠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激灵迅速跑下楼。


楼梯口和周乐悠相遇已经成了周思柠的心理阴影。


“周思柠,你站住。”


周乐悠跟着跑下楼,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跑什么,是不是心虚了?”


她的力气很大,周思柠冷声道:“放开。”


周乐悠不但没放,反而变本加厉的抓得更加用力,夏天的衣服很薄,她刚做好的尖细美甲都快要嵌入肉里。


那怕她的妆容再精致,也掩饰不了她此刻狰狞丑陋的嘴脸。


“是不是你搞的鬼?本来我们和邵家说好的,你一回来邵家就变卦了。”


“邵三爷为什么叫你十六?邵三爷特意过来给你撑腰,是不是你和邵三爷说了什么?你不想退婚了是么?”


“周思柠,你只是我的替代品,是冒牌货,你凭什么?”


邵家突然变卦,她给邵正扬打电话没接,发消息也没回,肯定是邵家变卦了。


想到邵三爷特意过来为周思柠撑腰,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一定跟周思柠有关。


她的怀疑有理有据,而且十分笃定。


周思柠有些不耐的甩开她:“别发疯。”


五年前她吃过周乐悠的亏,现在周乐悠又故技重施想要再陷害她。


“周思柠,你干什么?”


身后传来一阵愤怒的咆哮声,没有吓到周思柠,反而让她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周乐嘉跑过来扶住一副摇摇欲坠苍白着小脸的周乐悠,一脸愤怒的冲着周思柠吼。


“一回来你就欺负悠悠,你怎么那么恶毒!”


“周思柠,你最好摆正自己的位置!”


“我告诉你,就算我们周家收养了你,我也永远不会认你这个冒牌货当妹妹,你不配!”


周思柠望着他一脸愤怒又嫌恶的神情,内心毫无波动,从她走进周家的那一刻开始,这些话几乎天天都能听到。


两岁的她都能承受,更别说已经二十岁的她。


“你瞎了。”


周思柠只是淡淡的开口。


不止周乐嘉瞎了,周家的人都瞎了。


只因为周乐悠是亲生的,她不是。


周乐嘉握着拳头就要过来揍她:“有种你再说一遍!”


周思柠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周乐嘉的无能狂怒,“周思柠,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离开主屋的周思柠紧皱着秀眉站在院子里,脸色难看眸光冰冷的盯着管家。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