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阴吹?阴吹有哪些症状?:我有七个干妈小说全文阅读

TT

我不知他是否还在因为上次我打林云笙的事同我置气,但我已经想开了。


我与他满打满算还能相处五百多日,即便他将来回到天界,也不会再认得我了。


我何苦因为一个林云笙和他过不去。


阿樱哭着跑回来时,我正在院子里塑雪狮。


“公主,钱公公被太后娘娘带走了,你快去看看吧!”


我腾地从雪地里站起身,连身上的雪都不顾不得抖落,立刻向坤宁宫跑去。


小说

“我先过去,你速去请宋祁来!”


阿樱跟在我身后跑着,带着哭腔,“已经请过了,陛下不在宫里。”


我倏地停下脚步。


难怪姜晚映这般肆意刁难。


我独自来到坤宁宫时,钱广进正在挨板子,血从衬裤渗出来,然后落在地上。


他咬着牙一声不吭,身下的雪地一片殷红。


见我来了,钱广进抬起头,“公主,我没事……你快回去吧……”


我转过头看着姜晚映,心中没有别的念头,只想杀人。


诚然我也是这么做的,只是在我想要动手的刹那,腕间的镯子发出一声嗡鸣。


我脑袋疼得像是要裂开,疼得我几欲落泪。


我趴在地上深吸几口气,看向那个司命给我的镯子。


那是个法器,用来限制我,让我不得在人界使用法力。


儿时司命就逼我戴着,如今已经摘不下来了。


上一次被它反噬,还是想用瞬移去找宋烨的时候,那时我这具身体还小,遭受反噬昏睡了整整两日。


后来我便再不敢用法术了。


姜晚映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似笑非笑,满脸嘲讽。


我直着腰身跪下,“还请太后娘娘高抬贵手,饶钱公公一次。”


我没问钱广进犯了何事,因为我心里清楚钱广进根本没错。


他错就错在和我走得太近。


钱广进嗓音喑哑,“公主,不跪……不跪……”


他趴在长凳上,伸出的手颤抖着,像是要扶我起来。


我知道他的意思,毕竟我连宋祁都没怎么跪过,他不想让我给姜晚映低头。


不过,跪下低头,在我眼里,只不过是陪这些愚蠢的凡人逢场作戏。


我本就不在乎。


姜晚映摆弄着自己腕上的一对雕花金镯,轻飘飘地开口,“看来还是打得不够狠啊。”


她不仅是嫌钱广进话多,更是嫌我跪得太直。


我俯下身,重重地磕了个头。


“雪落的也不厚,怎么听不见声呢?”


我更重地磕了一个。


这回姜晚映似乎是满意了,抬抬手让行刑的人停下。


“宁华清,你别停啊,你停了,钱公公那边可要继续了。”


于是我继续磕,一次比一次重,仿佛脑袋不是我自己的。


我正打算把自己活活磕死的时候,突然有人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


血水和雪水糊了一脸,我看不清,但凭气味也还是认出了来人。


清茗淡香。是宋烨。


他脱下大氅将我兜头罩住,沉声开口。


“再怎样她也是北梁的公主,怎可由你这般欺辱?”


我躲在大氅下面的黑暗里,没来由的很想哭。


我不该这般的。


人界这一遭,除却宋烨外,其他人都只是过客,我不该放在心上。


今日我救下钱广进,怕是又要被司命骂了。


我的头昏昏沉沉,只记得宋烨抱着我,我靠在他肩上。


宫墙深深的甬道里,他将雪踩得咯吱作响。


我的眼皮沉重,只能看见宫墙上那一线天空。


“……不离开……三年……好不好……”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