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男吃我奶头一边一个,小东西好几天没弄了还能吃吗

TT

合卺酒都没来得及喝,他就去找她了。


我穿着嫁衣在站窗外看他们耳鬓厮磨,看了会觉得无趣,就回去睡下了,只是这一睡再没能醒来。


我在窗外看见他抱着我的尸体哭到失声。


我却哭不出来。


可能是我生性就不爱哭吧。


1


小说

我等了宋烨三百年。


今日是在人界等待的三年中,第三十八个雪夜。


醉花堂的探子传回两个消息。


好消息是宋烨回来了。


坏消息是宋烨带回来一个女人。


我得到密信的第一时间就登上从前我和他一起看雪的城楼。


“公主,你不能跳哇!从这里摔下去会死得很难看的!”


阿樱一边哭着一边把鼻涕抹到我雪白的狐裘上。


“我想死的话还在意难不难看吗!你的涕泪往你自己身上抹!”


我拽了拽狐裘,抢不过她,正想叫她放手,城墙下传来马蹄声。


我夺过狐裘提起衣裙蹬蹬蹬跑下城楼,脚下一空摔在地上咕噜了两圈,发钗步摇散落一地。


我来不及捡,摸到怀里的凤衔花佩还完好,就立刻爬起来向宋烨奔去。


这凤衔花佩,是宋烨给我的定情之物。


还没等我喊出他的名字,就被疾驰的马蹄溅了一脸雪泥。


“让开!”


寒风将他的声音吹得破碎,是他的声音,却又不像他。


我从未听过他这样同我说话。


他路过我的瞬间,我看到了他怀里抱着的女人。


她靠在他肩头,闭着双眼,面色苍白。


我怔愣地坐在地上,看着他们消失在夜色里。


脚踝处钻心的疼,渐渐传到四肢百骸。


我痛得直不起腰来,只好把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


“公主,别哭了,陛下见了多心疼啊!”


阿樱不懂,我这是喜极而泣。


不论好坏,我终是见到结果了。


我不必再等了。


2


钱公公来得急切,宋祁知道我想见宋烨,却不知我昨夜已经见过了。


钱广进喜笑颜开地冲进花朝殿时,我正在院子里和阿樱一起栽樱桃树。


“公主,你可知道谁回来了!”


我自是知道的。


还不等我答话,钱广进又自顾自地乐道,“是安王回来了!陛下设私宴为他接风洗尘,你别玩泥了,快收拾收拾和我走!”


“老娘不去。”


我婉拒了。


钱广进和我们几个也算青梅竹马了,我从小看着他升官发财,将他的名字一步步落到实处。


我光腚的时候他也是光腚的年纪,那时他的腚还是个完整的腚。


阿樱直起腰身,把铁锹往地上一搁,咣啷一声,“钱公公,公主今日不舒服,你知会陛下一声,公主就不去了罢。”


我失笑,看来她对宋烨的怨气比我还大。


钱广进扯扯我的衣袖,小声嘟囔,“她今儿个怎么回事,看上去想要吃人!”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郑重其事道,“她的确想吃人,你快跑吧,跑晚了就来不及了。”


钱广进狐疑地看着我,一步三回头地出了花朝殿的门。


好容易出门去了,又探回来个脑袋,“宋烨好像是为了你的生辰快马加鞭赶回来的,你当真不去见见他?那可是你未婚夫婿啊!”


我心中一动,的确,没几日就是我的生辰了。


我最终还是决定去见他。


不论发生了何事,至少该当面说个明白。


阿樱帮我换了宫装,戴了满头珠钗,走起路来一步三晃。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