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甲有竖纹是身体的什么信号 描写进入那一刻的感受

TT

钱广进伸手擦汗,将手上的泥糊了一头一脸。


“今日的事要是叫姜太后知道了,又要教训我们了。”


姜太后,姜晚映,姜太傅的嫡女。


姜家祖上曾为先皇开辟疆土战功赫赫,姜晚映的两个哥哥也死在战场上。母亲是诰命夫人,后因先帝忌惮姜家功高盖主,封了姜父太傅这一位高权不重的虚职,渐渐收回兵权。


朝中姜家党羽无数,三年前宋祁继位时,拥护姜晚映做女帝的人呼声极高,江山险些易主。


小说

不过姜晚映一向与我不对付,原因倒与这些无关。


只因她亦爱慕宋烨。


姜晚映当初嫁与先帝时就哭天抢地,出嫁前一夜还来安王府上求宋烨把她带走。


此乃北梁皇室秘辛,毕竟说出去会让先帝失了颜面。


可我却知晓。


因为当时我正在安王府上偷酒喝。


那时我扛着锄头在安王府最大的桃树下刨坑,找宋烨埋好的两箱樱桃酿。


一墙之隔的姜晚映蹲在墙根底下哭喊,嗷一嗓子喊醒了安王府上下老小,本来漆黑一片的府邸霎时灯火通明。


她跑得倒快,我却被逮了个正着。


宋烨提溜着我的后衣领将我拎起来时,我正试图用泥把脸糊住,好叫他认不出我来。


宋烨无奈掸去我衣袖上的泥土,又用帕子将我脸上的泥仔细地擦去。


用的帕子还是我送他的,上面绣着我亲手绣的小像。


就是丑了些,但也无伤大雅。


毕竟只是他的私用之物,又不会叫旁人瞧去。


宋烨捻去我发稍的泥,轻轻叹了口气,“你明知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何必跑这一趟。”


我只抱着他的手臂晃晃,央求他千万不要告诉宋祁。


最后他拿出皇叔的身份压了宋祁,然后亲自抬了一箱酒到我的花朝殿里。


宋祁也不好与宋烨计较,只能日日与我吹胡子瞪眼,监督我每三日只能喝一壶。


可惜酒还没喝完,宋烨就去南疆了,一去就是三年。


我和钱广进抱着酒瓶回到祁云宫坐下,给众人倒酒。


宋烨瞥了一眼我沾着泥巴的袖口,拿出了绢帕。


我心中一动,伸手去接,却看见他给林云笙擦手去了。


他说,“我来剥吧。”


从前他也是这样待我的。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钱广进把我停在半空中的手拽回来,“公主,咱也有,我都给你剥好了,咱不和他们抢啊。”


说着还把虾塞到我手里。


我甚是感动,想给他吃他最爱吃的大嘴巴子。


林云笙将绢帕放在掌心搓了又搓,绢帕一角漏了东西出来。


赫然是我绣的小像。


我心中一紧。


绣的丑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的,比如现在,就没人认得出那绣的是我。


林云笙也看到了,“阿烨,这帕子上的小像绣得好丑,我重新给你绣一块吧。”


宋烨如往日笑得温润,点了点头。


他收我帕子的时候也是这样冲我笑的,那时他说,“是你绣的,我都喜欢。”


冬月里的日光到底寒凉。


风吹来,吹得我打了个寒战。


我再没了兴味,一股脑地把怀里的酒瓶推给宋祁,让他去倒。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