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 跪好 知道错了吗:班主任让我C1节课怎么办

TT

石璟看着亭内发呆的人,叹了口气:“安夫人七七都过了,安姑娘还是……”


“血脉相连,她又不是铁石心肠之人。”


谢衍之打断他,心思却不由飘到了多年前。


那时他的母后还在,还是这一朝皇后。


可就在他十二岁时,皇后生下个死胎后便血崩而亡。


谢衍之暗淡的眼神闪过一丝悲戚,恐怕那时的自己比安嫣然还要伤心难过。


小说

“石璟。”


石璟闻声立刻引扶着谢衍之走向亭子,看着他坐下才离去。


梅朵端着药正要过去,却被石璟拉住:“等会儿再给你家姑娘送。”


“不行,一会儿凉了药性就不好。”梅朵摇摇头。


石璟笑了:“你这丫头一根筋啊?”


梅朵与他年纪差不多,这些日子两人也熟络了许多。


她皱眉不满地反驳:“你说谁一根筋?”


石璟扯着她的小辫子看了眼亭子里说话的两人:“走走走,哥哥请你吃杏仁酥。”


“什么哥哥,你才比我大两个月!”


亭内,安嫣然望着枯枝上的莹莹白雪,怔怔发问:“殿下,你相信人死了以后会回到过去吗?”


闻言,谢衍之愣了愣:“若真能回到过去,世间有何来这么多遗憾。”


这话说的安嫣然眼眶一涩:“是啊,遗憾终究会成为遗憾,不会因为重新来过而有所改变。”


她垂眸掩去眼中的哀伤,越发觉着冷。


“倒也未必。”


安嫣然一愣,诧异地看向谢衍之。


谢衍之如墨般的双眸定在树杈上,似是看到了什么:“兴许回到过去并非只为弥补遗憾。”


话落,周遭剩下的便只有丫鬟小厮轻轻的脚步声。


寒风吹过,安嫣然看着谢衍之落在的斗篷,迟疑了一会儿后才起身过去将斗篷拿起。


突然靠近的暖意让谢衍之身形一怔。


若换做平日,他绝不会允许别人靠他如此近。


但淡淡的熏香让他心中没有任何抗拒,与前几次换药不同,这一次竟多了几分留恋。


谢衍之不觉放轻了呼吸,正想开口,斗篷轻轻地披在了肩膀上。


“天凉,殿下小心。”安嫣然离身坐了回去。


她看着谢衍之那双眼睛,神色微怔。


有时候她会觉得他根本就没有瞎,甚至比常人还要多些心眼。


这时,一个小厮走了过来。


“殿下。”他行了礼,略带警惕地看了眼安嫣然后上前在谢衍之身旁耳语了几句。


谢衍之眉头一蹙,眼中的一丝愉悦霎时变成了疑虑。


良久后,他才道:“外头冷,你回房吧。”


安嫣然看了眼天,嗯了一声,起身告退。


听见脚步声消失了,谢衍之才正色问道:“消息没错?”


小厮压低声音:“这是李大人亲口说的,应该不会有假。”


闻言,谢衍之神色微沉,陷入了沉思。


忽然,府门小厮着急地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行礼:“殿下,秦王来了。”


谢衍之眉头又拧了几分。


自安母被杀后,他二人只在朝中碰过面,那几次并未听谢明彦有何异常。


而且他们素来不合,谢明彦怎么突然造访?


谢衍之吩咐人告诉安嫣然暂时不要出来后便让小厮扶引着往前厅去。


前厅。


谢明彦站在檐下,神色清冷。


“秦王,太子到。”


小厮的话并未让他有半分要行礼的意思。


“稀客啊,五弟。”


谢衍之淡漠的声音让谢明彦眼底一凛。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