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喂奶一边做着爱A,绘狗人体艺术

TT

“这、这不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么?”


“怎么会这样?我听说她胆小如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在这里?”


“果然是她,看她那张脸就知道了,这女人怎么能用凳子砸人呢?”


“疯了疯了,看那柳府丫头的脑袋都破了,这下要出人命了!”


小说

......


各种惊呼此起彼伏。


看了一眼街边已经彻底晕厥的丫头,沐卿言寒着脸:“敢动我沐卿言的人,这就是下场!”


刘氏怔怔地望向二楼,那张皱纹颇深的老脸却是一片错愕。


这......还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位大小姐?


围观的群众越聚越多,沐卿言连忙从楼上下来,朝着刘氏奔去。


“刘妈,你可有受伤!”


刘氏吓得浑身一抖一抖的,不过四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犹如老妪,梳着的发髻早已经花白了大半。


在沐卿言的印象中,刘氏可从来没有过白发......


沐卿言从前只知道围着四皇子转,太过忽视这位算得上是半个母亲的女人。


这些年她有没有吃饱饭?有没有穿暖和?


娘亲走了以后,刘氏为了照顾她才甘愿留在将军府受苦,没有一个掌权的主子,在这等深宅中,混得可谓惨烈。


如今就连外面的人都敢随意欺辱她。


带着老茧的手掌在沐卿言脸上轻轻摩挲,“我的好姑娘,发生了什么事......”


刘氏双手颤抖着。


原主到底是从小养到大的,性情稍变,刘氏第一时间就察觉出了不对。


“我没事,刘妈,您别想太多!”


沐卿言反手握住她的手:“您把我养大,我怎么能让您被人欺负?这柳府的丫头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忍着了!”


刘氏激动的眼眶都红了,从前她不希望自家小姐养成软弱的性子,毕竟她可是正室嫡出之女,可小姐却还是活得人人可欺,


如今看到她开始强硬起来,顿时觉得自己这一生没有白活。


可欣慰是欣慰,如今小姐在将军府地位堪忧,还是应少生些事端为好。


“大小姐,赶紧把这丫头送医吧,这事若是传到二小姐耳中,只怕......”


刘氏对府里的二小姐沐思燕很是畏惧,只怕经此一事,她和大小姐此后在将军府的日子会更难。


“你放心,沐思燕再怎么嚣张,都要叫我一声姐姐,之前是我天真,以为退让一步,就能海阔天空,谁料想她们竟得寸进尺,肆意欺负我们,打今儿开始,谁欺负我,我就打谁,绝不退缩!”


说完,她目光一横,“我很是有必要向整个沐府声明,我沐卿言不是任人欺凌的!”


“大小姐,您这是、什么话?若是随便动手伤人的话......”


刘氏一脸忐忑,她并非担心自己,只怕她家小姐年轻冲动,造成不可挽救的局面。


这个世上哪里有想打谁就打谁的,若打了兜不住后果,下场只会更惨!


将军府本就容不下她们,现在只要耐心熬着,等嫁给了四殿下日子就会好过了......在她还没闭眼之前,她可不希望再出什么乱子!


否则就真的无法向黄泉之下的主子交代了。


“走吧!”


刘氏原是正室夫人的婢女,心比天高,但这些年来受尽欺辱,也变得有些胆小怕事,沐卿言也不忍心责怪她什么。


“那这柳府的丫头......”


“她柳府的人自会处理!”沐卿言连一眼都不屑给她。


这种欺软怕硬的奴才,死不足惜,就算真死了,将军府和四皇子因着面子也会给她兜底,她可不怕。


才走出几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来人止步!”


刘氏打了个哆嗦,道:“是柳家的大小姐,柳烟儿!”


沐卿言牵着刘氏的手,发现她掌心已全是汗水。


仔细一想,柳烟儿作为沐思燕的闺中好友,也是将军府的常客,只消在府里碰着她,便免不了被她一顿欺辱。


她和刘妈可挨过这女人不少的耳光。


就因为太过软弱,如今就连那柳烟儿的丫鬟都要狗仗人势地欺辱刘妈。


太好了!


今天,就是新仇旧怨一起算的时候!


“柳大小姐,你不是最爱在车上看戏么?这会儿舍得下车了?”


沐卿言在楼上早就瞥见柳家马车。


柳烟儿一挥手,那昏迷不醒的丫头便人抬走了,地面只留下一滩刺眼的血迹。


街道上早就挤满了围观的人群,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的侍女被胖揍得如此凄惨,柳烟儿面子自然过不去,不得不亲自下车来赠回面子。


“下人之间,各自护主,偶尔有点小摩擦本就是平常的事,况且你这下人先摔碎了我侍女手中的瓷瓶,被打耳光也是罪有应得。


你这做主子的,不好好管教自己的下人不说,还把这么一把大板凳摔在我侍女身上,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我左看右看,这都是一个普通的瓷瓶,碎了就碎了,我也不是赔不起你,你的侍女用得着为了这点小事而动用蛮力吗?打耳光、又出动鞭子,还威胁打断腿?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


“就算你们柳家的家财是抠出来,家训是以蛮力服人,我也认了,可这瓷瓶并不是刘妈摔碎的,你的侍女凭什么这么对她?我家里有一千多个这样的瓷瓶,把它们都扔在你家门口,我岂不是能抽你一千个耳光?”


沐卿言冷笑一声,戳穿柳烟儿的用意:“你不过就是为了让沐思燕高兴,才欺负我的人罢了。”


柳烟儿俏脸涨得通红,“你在说胡说八道什么?明明你下人的问题,你倒编排起本小姐来?”


“我胡说八道?你是没耳朵么,你家丫头自己把花瓶给摔了,跟刘妈有什么关系?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的人能任你随意拿捏?”


刘氏心提到嗓子眼,但又为自家小姐相护的举动感动得热泪盈眶。


柳烟儿面色越发阴沉起来。


沐卿言今天是什么情况?


以往遇到这种情况她早就跪地替她下人求情了......


从前连一句话都说不整的人,今儿个嘴巴叭叭的,怼得她哑口无言!


“放肆!竟然敢对我家小姐这般说话,明明是你的下人打碎了我家小姐的瓷瓶在先,你非但不道歉,反而倒打一耙,真是不知羞耻!”


柳烟儿的另一名侍女跳出来指着沐卿言怒斥。


随即又回头,对自家小姐振振有词道:“小姐,她们做错事还咄咄逼人,我们到将军府向沐大将军讨个说法去!”


柳烟儿惺惺作态地摇摇头。


“算了,沐大小姐母亲早逝,无母教导,自不知女儿家不能如此刁钻蛮横,不过是个花瓶罢了,就当做是我失手摔了罢,我们走!”


话里行间不仅将沐卿言打成一个没有家教的野丫头,还抬高了自己。


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谁看了不心生怜惜。


在围观群众看来,这一切可不都是沐大小姐沐卿言的问题么!


沐卿言唇角一勾,皮笑肉不笑,却是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柳烟儿微微一怔。


“柳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我有无母亲教导与今日你的侍女肆意栽赃他人有何关系?”


柳烟儿身边的侍女避重就轻地回道:“那都是实话,我家小姐心胸宽广,才不会跟你这种人一般见识!”


“真是大度!”


沐卿言笑眯眯的看着刘妈道:“刘妈,你可知道,当小人诬陷我们,而我们无从辩解时,该如何应对?”


刘氏目瞪口呆道:“如,如何应对?”


“沐卿言,这么多人看到了,你还说这事儿是诬陷?”


沐卿言怪笑一声,一言不发地挡在柳烟儿身前,当着众人的面,一记耳光抽在了她的脸上。


“啪”地一声,柳烟儿整个人都呆住!


四周围观的人齐齐一惊!


沐卿言笑道:“说得没错,既然你那么大度,那我就不客气了,反正你也不会跟我计较!”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