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戴套了这是给你的最高 小诗高中成长日记GH

TT

他恹恹地倚靠在矮榻上,大概的确水土不服,即便一身张扬的暗绯色长袍依旧使他看起来没什么气色。


小七伏地磕了头,一时却不敢再抬眸去看。


她生于微末,从来见不到王公贵戚,何况榻上那人金尊玉贵,干干净净。他只是靠在那里,并没有说一句话,那通身天潢贵胄的气度却叫人无处躲藏。


而她蓬头垢面,冻得鼻尖通红,粗糙的魏军袍子被马鞭抽得露出了内里絮着的棉花,靴底沾染的雪泥此刻在炉子的烘烤下化出一滩黑水,愈发令她局促。


肮脏,卑贱,粗鄙。


好半晌过去,矮榻上那人才倦倦问道,“叫什么名字?”


小说

嗓音低沉疏冷。


她小心回道,“小七。”


那人笑了一声,“真是贱名。”


小七低垂着头,双手在袍袖中捏成一团,“父亲说,贱名好养。公子觉得不好听,便为小七赐个名字罢。”


她寄人篱下多年,尚会察言观色。他若愿意赐名,她便也能多活一阵子。


她想,但愿他能赐个名字。


不料许瞻嗤了一声,淡漠说道,“不过是个俘虏,早晚要埋进坑里,何必浪费心力。”


小七垂下眉来,掩住眸底黯然,“公子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小七什么都会做。”


没说几句话的功夫,那人又呕吐起来,她赶紧跪行几步上前为他轻拍脊背。她照顾病重的父亲数年,知道该怎么侍奉病人。


但年轻的公子却抬手一把推开了她,一双好看的丹凤眼中流出嫌恶,开口时话声亦是十分清冷,“谁许你碰我?”


小七一怔,慌忙收回手来,轻声辩白道,“我只想要公子好受点儿。”


许瞻轻笑一声,“你可知自己多脏。”


她的脸色涨得通红,不禁垂眸望去,粗布衣袍溅满了魏人的血和乌黑的泥点,浑身上下脏得不像样子,虽不曾照过铜镜,但亦能想象得出自己的狼狈模样。


她忙退后几步,规规矩矩地将双手拢进袖中,小心翼翼道,“小七不懂规矩,公子息怒。”


“陆九卿在干什么......”他气地咳嗽起来,脸色便愈发难看,随意抬起手来指着帐门,“去,洗净再来!”


小七忙起身退出大帐,外头的雪下得越发地紧了,她打了一激灵,不知该去往何处。恰巧见陆九卿正立在一旁的帐门处朝她招手,她紧走几步赶了过去。


陆九卿笑问,“公子可还满意?”


小七轻轻摇头。


陆九卿又问,“公子可有什么吩咐?”


她如实回道,“公子要我洗净了再去侍奉。”


“那你至少活得过今日。”陆九卿颔首微笑,“热水已备好了,去吧。”


活得过今日便是好事。


小七应了,正要进帐去,转头见陆九卿还在原地立着,便问,“大人,不会有人进来罢?”


她自跟随大表哥进了军营,一向是扮成男子模样,原先处处有大表哥关照,从不会出什么纰漏,数年都无人发现她是女子。


如今却是不同了,时移世易,因而要问。


陆九卿似是奇怪她竟会问出这样的话来,片刻才点了头,“嗯”了一声。


这营帐不大,但也五脏俱全。内里果然有一方木桶,此刻正袅袅冒着热气,一旁木架子上甚至还搭着干净的衣袍。


她把木架子挪到外侧遮挡着,瞄了一眼帐门,见帐门低垂,并没有什么人,这才褪了那身脏透的粗布袍子,钻进了温热的木桶。


身子虽舒展了,心却一直悬着。那帐外的燕国将士不断巡逻,来来往往的脚步声踏得她心里极不安宁,不敢多做耽搁,匆匆洗净便取来衣袍。


燕人高大,那衣袍并不合身,她穿着因过于宽松,胸前便觉空空荡荡。环顾营帐四周,见案旁架着一把弯刀,忙取来“刺啦”一声将多余的衣摆裁了一块去。


裁下来的软布恰好能裹了胸口,衣摆又不至于拖在地上。


她收拾妥当便出了营帐,见陆九卿正垂眸立在中军大帐外,双手在身前浅浅拢着。


还未走到近前,便听帐内有什么东西掀翻在地,砰砰地响了数下,再没了声音,不久便见三个庖人端着汤罐满头冷汗惶惶而出。


小七心里忐忑,不知该不该进去,便在帐外踟蹰。


陆九卿低声道,“公子身子不适,又吃不惯军中的伙食,不能前去督战,心情糟透了。”


这难不倒小七。


自她记事以来魏国便是连年的干旱和战乱,三岁时母亲亡故,六岁时父亲也一病不起,她自此便开始侍奉病重的父亲,整整侍奉了四年。


后来父亲拼着一口气将她送到了大梁的外祖母家。舅舅是魏国大将军,常年在外带兵打仗,并不常在家。因母亲当年是被逐出了家门,因而外祖母与舅母并不喜欢她,表姐沈淑人更是成日找茬,她寄人篱下,便想尽办法去侍奉讨好外祖母与舅母,希冀博长辈们一笑,这一侍奉便又是两年。


她这辈子唯一的好运气,便是得到大表哥沈宴初的庇护。没几年,沈宴初随父从军,她便扮成随从混进军营,日日跟在沈宴初身边。


谁想到燕魏两国交战,魏国连连败退,丧失了东北大片疆土。她在混战中与沈宴初走散了,竟落成了燕军的俘虏。


还没等她说什么,便听帐内的人斥问,“那魏俘还活着么?”


陆九卿赶紧示意小七进帐,将将挑开帐帘,一块麻饼险些砸到她脸上去,她下意识地抬袖一挡。


“你敢躲?”那人眉头紧锁。


小七赶忙跪了下来,“小七不懂燕国规矩,公子恕罪。”


他拿起手中的麻饼再去砸她,她便不再躲了,生生地挨了一下。


见她干干净净的,他倒有了几分精神,命道,“抬起头来。”


小七依言抬头,却见那人眼眸微眯,薄唇轻抿,旋即轻笑出声,“倒还有点儿人样。”


小七心想,这人阴晴不定,她早晚难逃一死。


见他敛了怒气,她便趁机问道,“公子可吃过烤番薯?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我爱美食吧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